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一场“屠战”如何换得一个帝国  

2017-08-24 14:57:03|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9
一场“屠战”如何换得一个帝国
章夫

血腥的“杀谷”
山西省东南部。泽州盆地北端。太行山西南边缘。这三个方位同时锁定的,是一个叫做“高平”的古地名。“高平”二字可谓历史悠久,名声远播,可以追溯到中华原始文明的源头——相传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仙世后就葬在这里。
或许正因为此,这里也成为历来兵家必争之地。最让人刻骨铭心的,是战国时期有名的长平之战——这场著名的古战役,直接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
高平,春秋时称泫氏,战国时改为长平。一场长平之战,遍及今天大半个高平县,涉及到的山岭、河谷、关隘、道路、村镇五十多处。据说1995 年考古人员来这里发掘时,目睹了很多不一样的尸骨。两千年了,尸骨上遭砍、射的痕迹尚清晰可见,有的仅剩下躯干而无头颅,还嵌着射人胯骨中的短箭头。铁炉村,酒务村,秦庄村,赵庄村,围城村,三军村……这些标注着战争痕迹的村名,或许正是为了永世记住那场举世闻名的“屠战”。
可以说,是今天这些村庄和村名作为物质的和非物质的实证,共同贮藏着一个2000年前的“长平战役”。
两千多年过去了,因战而逝的白骨不时浮出地面。就是今天,在古战场遗址要捡到生锈的箭头、刀币、布币、半两、带钩等文物并不难。西起骷髅山、马鞍壑,东到鸿家沟、邢村,宽约十公里;北起丹朱岭,南到米山镇,长约三十公里,东西两山之间,丹河两岸的河谷地带……战争持续3年时间,消逝40万生灵……这两大元素,构成了炼狱般的古战场。
长平之战是战国末年秦国与赵国共同演绎的经典战例。经此战,赵国军队被杀人数,《史记?秦本纪》称:“大破赵于长平,四十余万尽杀之。”《史记?赵世家》载:“秦人围赵括,赵括以军降,卒四十余万皆阬之。”《高平县志》坑赵考记载得更为详细:“赵括乘胜追至秦壁,即今省冤谷也。其谷四周皆山,唯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赵兵既入,战不利,筑垒坚守......后赵括自出博战,以秦射杀之,四十万人降武安君,诱入谷尽坑之。”
史料指向那个血腥的数字——40万。且言之凿凿,是“阬”(活埋)。因为杀人太多,当地老百姓都记得祖上留传下来另一个形象的地名——杀谷。
这是世界古代战争史上,一次坑杀最为惨烈的战争,没有之一。不仅仅在东方,就是世界冷兵器时代的人类战争史上,其规模之大,其死亡人数之多,其影响之广,堪称无与伦比。
这场战役在中国历史特别是历代帝王将相中的影响,也堪称深远。以至于这场战争过后千年的唐代,都不忘立碑建庙以祭祀。据说,唐明皇巡幸泽、潞两郡时,特地来到高平,千年过去,惨状仍未消减,映入唐明皇眼里的,头颅堆积似山,“将村南之山改为头颅山,更杀谷为省冤谷”。被震撼的他,又命建骷髅庙一座,“择其骷骨中巨者,立像封骷髅大王”,以祭祀四十万被坑杀的赵卒先灵。
又据说,骷髅庙的香火一度十分旺盛,庙宇历代均有修葺,庙内至今存有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和清光绪十年(1884年)所立重修骷髅庙碑记。明代有一位叫于达真的诗人,特地留下如泣诗句:“此地由来是战场,平沙漠漠野苍苍。恒多风雨幽魂泣,如在英灵古庙荒。赵将空余千载恨,秦兵何意再传亡?居然词宇劳瞻拜,不信骷髅亦有王。”
之所以用如此纵深的笔墨来作铺陈,是因为那场灾难性的战争为后世留下了太多的悬念和论争,也留下了诸多让人猜想的谜团。引得一波又一波考古专家、历史学家趋之若鹜,考证和研究出了若干“研究成果”,有时历史也常常捉弄人,却不免让人糊涂。让我们还是回到历史现场,重温一下那个看似遥远但影响深远的古战场——
这场发生于战国时代的“长平之战”,肇始于公元前262年至260年间,此间正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时期之一。战争经过了上党归赵,廉颇与秦坚壁对垒,秦使反间计,赵孝成王换将易帅,白起暗使长平,赵括被围等几个关键阶段,耗时三年,秦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此战之后,东方六国再无抵御秦国的实力,使秦国一统天下进入倒计时。
想当初,号称“战国七雄”中的齐、楚、赵、魏、燕、韩,哪个不是狼子野心,虎视眈眈?平心而论,当时疆域最广的要数楚国,其次才是秦,还有赵,依次是齐、魏、燕,即便是齐,也已经兼并了宋,拥有七十二城池。地盘最小的韩国,也都在灭了郑之后壮大起来了。而楚灭国最多,比如陈、鲁、蔡,还有兼并了吴国的越,都在它的麾下。也即是说,“战国七雄”中,没有天然的弱者,他们都是在一城一池拼杀的“淘汰赛”中,纷纷胜出的“种子选手”。
依兵力多寡而言,七国中楚国实力最为雄厚,拥兵百万。齐、魏也过七十万,然后是赵,四五十万,韩和燕各三十万,如果六国合纵,总兵力相加有三百四五十万之众。而此时的秦国,只拥兵六十万,是六国兵力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韩燕联手,兵力也与秦相差无几。
为何秦国能够一举拿下长平之战,从而拉开统一大幕?这需要一个理由。

“连横合纵”,一个好看的幌子
这场战争堪称秦国与东方六国中军力最强的国家——赵国之间的战略决诀。
周赧王四十五年(前270年),秦军越过韩国进攻赵国,被赵将赵奢大败于阏与(今山西和顺西北)。这时,秦相范雎提出了“远交近攻”战略,被秦昭王采纳后,收到奇效。秦先攻魏,然后转向韩国。韩国的国君韩桓惠王决定忍痛割下一块肥肉——将上党郡献给秦国,以求秦国息兵,可上党郡郡守冯亭不愿降秦,密谋利用赵国力量抗秦,把上党郡的十七座城池拱手献给赵国——面对眼前如此丰厚的飞来横财,赵国上下都睁大了眼睛。
在赵国笑纳了上党后,秦国当然不会答应,于是出兵攻赵。赵国名将廉颇数次战败后,依托有利地形固守城池,以疲惫秦军……由此拉开了长平之战的大幕。
战争之初,虽然胶着之态胜负难定,但秦人的破釜沉舟和赵国的左顾右盼,胜负也大体能见分晓。秦国战略目标非常清晰,削弱乃至攻灭赵国,为秦扫平六国一统天下开路;赵国的战略目标却摇摆不定,有点像足球场上攻防战术,前锋想的是先进攻而后卫却想的是先防守,可谓首尾难顾。赵人深知秦强赵弱,赵国需要奋发图强方可求存,而自阏与之战赵奢大破秦军后,赵人便以“首胜强秦”自诩,心中便滋生和强秦一争天下的豪情壮志。
可要命的是,关键时刻赵国两员大将廉颇和赵括在用兵上发生分歧。廉颇主张布设西线三道防线,高垒深沟以坚守上党,赵括却提出集中已抵达上党的二十万精兵主动攻秦。“攻”“守”难达成一致,廉颇以王命领军之权否决了赵括的提议。赵军依廉颇部署老马岭、中线丹水和东线石长城三线设防。
廉颇老矣。老将廉颇固执地认为,守住上党就圆满完成了任务,却未能深刻理解进军上党的“政治意义”。
这场大战不仅在两军厮杀的战场之上,更延伸至方方面面。上党之变余波荡漾之际,秦赵博弈的要点已经不在土地城池,而在如何破解六国的连横合纵。
韩魏虽已与赵结盟,但在秦军的虎视眈眈之下,心里始终是七上八下;楚燕齐更是骑墙观望,见风使舵。这样混沌的局面之下,赵括深知,此刻不能用胜仗来显示出赵国的实力和决心,三晋同盟便成为纸上谈兵,六国合纵更是水中之月。而长平之战唯一的胜机,在于楚国乘秦赵对峙发兵北上,直取秦国腹地,当秦军被迫回师之时,赵军随后掩杀,方可获胜。可秦相范雎对这一“七寸之扼”看得一清二楚,他使出浑身解数把楚国作为伐交重点,确保南线平安。
这种严峻形势下,赵国唯有用军事来支持伐交,方可收到事半功倍“以战求和”之效。赵括力主进攻,乃是建立在对局势的深刻理解之上,到头来经验不足的赵括被困之后,知道赵国气数已尽,为时晚矣。

长平之战是秦国晋升为帝国的门槛
秦赢下这场战争,既有偶然可能,却处处充满了必然因素。对这场战争的准备,秦国可谓倾举国之力,从硬件到软件,从人力到物力,从国内到国际……所有“可能性”俱在掌控之中。仅以后勤为例,秦深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之道,长平之战伊始,战争经验十分丰富的白起,就派大将王陵率五万铁骑抢占要塞,修筑仓廪疏浚河道,务求后勤供应畅通无阻。
长平之战后,战神白起说,秦军精锐损失过半,优秀将领死伤无数,实际是秦军未胜,赵军未败。秦昭王说,长平大战,秦失六十万,赵失七十万,秦可谓小胜。而赵括死,武安君存,可谓大胜。范雎说,长平巨战,大胜的是秦王。精明的秦昭王捋着胡子,笑而不答。
事实上,统一天下的步伐,是秦国的一项长期战略部署来实施的。直到秦昭王时,秦国才举起战争利剑,加快了兼并六国的步伐。垂沙之战,楚国的地盘一度瓜分成零星几块;伊阙之战,拿下韩魏以扫平东进之路;鄢郢之战,楚国连国都郢(今湖北江陵西北)都难以保住,被迫迁都,楚国从此一撅不振,著名诗人屈原愤而投江成仁;华阳之战,大败赵、魏联军,不仅斩杀魏赵联军十五万,大大消耗其有生力量,秦国还获得赵魏大片城池……可以说,长平之战正是检验六国合纵的一块试金石。
“我为刀俎,人为鱼肉”。秦人嗜杀成性,谁敢杀人谁就是勇士,谁杀的人多谁就是英雄。数十万人的杀场,那该是一种怎样的血腥?就是我们的想象力再丰富,也难以想象出其中的悲壮与,血色染红了赵国的疆域,也染红了大秦的王冠。
历史总是喜爱捉弄人。十分吊诡与喜剧的是,秦赵长平之战正酣之际,秦始皇的父亲子楚却作为人质一直住在赵国首都邯郸。秦昭王47年,长平之战结束,邯郸城内,悲愤恐慌。次年,也就是秦昭王48年,嬴政出生。为了表示誓死抗秦之决心,赵国决定处死子楚一家,生死存亡关头,吕不韦用重金收买了赵国的看守官吏,救出子楚。而嬴政与其母赵姬却仍滞留邯郸城内,可谓险象环生,好在赵姬是赵国颇有势力的名门大户,在家人的拼死保护下,赵姬和嬴政方转移隐藏。嬴政回到秦国时,已经是9岁的小孩了。
自己的头号敌人在眼皮下都未能找到,也该大秦一统天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