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两千年来一个极具争议的“贵族标本”  

2017-08-11 20:17:22|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8
一个两千年来极具争议的“贵族标本”
章夫

春秋“五霸之一”的春秋大义
公元1938年5月26日,陕北延安正值初春的勃动,一位名叫毛泽东的中年男子在这里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战争理论宣言——《论持久战》。那篇17000余字的有关战争的滔滔宏论里,特地提到了一个古战场上历史名人——宋襄公。“我们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博览群书的毛泽东,极好臧否历史人物,比如刘表生性多疑,虚有其表;比如郭象无行,只懂清谈;比如王建庸人,不懂政治。如此等等。但用“蠢猪”来评价作古之人,还是第一次。从此,沉寂了2500多年的宋襄公声名鹊起,成为20世纪上半叶中国政界知名度最高的历史人物。
离这个“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讲台不足三公里,尚有一处残存的城垣,那是春秋战国时的产物——正是宋襄公所处的时代。

宋襄公何许人也?他做过哪些“蠢猪”之事?
这里所说的宋襄公,还是历史上“春秋五霸”中的“五霸之一”。有着历史教科书般的《史记》,不吝啬笔墨,将宋襄公和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放在一起,并称为“春秋五霸”。除宋襄公外,其余四位均称霸一时,且各领风骚,建丰功伟业。宋襄公不仅未曾称霸中原,并且还在“泓水之战”中被楚国杀得狼狈不堪。然而,正是这次“狼狈不堪”成就了宋襄公,他不仅赢得了“春秋五霸”之尊,还搏得了“春秋大义”之名。

宋襄公出生于春秋时代宋国王室,系宋国第二十任国君。
宋襄公的出名与齐国内乱莫不相关。周襄王九年(公元前643年),齐国君齐桓公重病之时,他的五个儿子为争夺王位,彼此水火不容。以至晚年昏庸的齐桓公活活饿死后,尸体竟放在床上67天难以下葬,“身死不葬,虫流出户”。
你死我活的恶斗中,齐桓公的二儿子公子昭被迫逃到了宋国。原来,宋襄公的父亲宋桓公跟齐桓公私交甚笃。公元前651年,正是齐桓公举办旷世规模的“葵丘会盟”那一年,没想到宋桓公去世了,宋襄公参加了这次最著名的大会盟。这次高峰会上,齐桓公非常欣赏宋襄公,并把太子昭托付给了他。
宋襄公就有了打报不平的理由。他带着卫、曹、邾几个小国,组成起一支“国际维和部队”,趁机到齐国讨要说法。哪曾想小国的作用不小,他不仅平定了齐国之难,将公子昭硬是扶上齐国君主之位,成为齐孝公,还异常顺利地帮助齐国这个当时的超级大国,稳定了局势。
此举奠定了宋襄公在江湖上的地位,他也因此声名鹊起,为当时国际社会所侧目。

其实,真正让宋襄公为历史所记住的,还是那场著名的泓水之战。
起因还是齐国,齐桓公是宋襄公心中的偶像,为了继承齐桓公的霸业,他不惜与强大的楚国争霸。公元前638年,宋襄公讨伐郑国时,就在泓水这个地方,郑国与楚国唇齿相依,当然会出兵相救。楚宋大战当前,宋襄公心中存“仁”,待楚兵渡河列阵后再战,结果不但大败,自己也受重伤。第二年,宋襄公因伤重而逝。

宋襄公是一头怎样的“蠢猪”
后人从泓水之战认识了宋襄公,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演绎,勾兑得刻骨铭心。战争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战争过程中宋襄公的临场表现。那些历史细节一再被挖出来,供人品评、质疑,甚至拷问。赞赏者有之,批评者有之,嘲笑者有之……赞赏者说,这是贵族精神的杰出典范;批评者称,这是迂腐实施所谓“仁义”之师的典型;嘲笑者言,宋公此举徒留千古笑柄。
由一场战争演变成为道德公案。这桩千年道德公案,一直余音绕梁,成为后辈佐证各自观点的重要案例。

透过极其有限的历史遗存,我们借助《韩非子》的记载,来看看宋襄公“仁义”之师的点滴细节——
面对强大的楚国军队,以宋襄公为统率的宋国军队已经列好了阵,此刻楚军正在泅渡泓水。这正是以弱胜强的最好时机,一位军官建议发动进攻,“那样楚军必败”。宋襄公挥手制止,理由是“不合仁义,也不符合战争规则”。
“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 君子说,不能攻击已经受伤的敌人,不能擒获须发已经斑白的敌人;敌人处于险地,不能乘人之危;敌人陷入困境,不能落井下石;敌军没有做好准备,不能突施偷袭。
“现在楚军正在渡河,等楚军全部渡过河,列好阵,我们再进攻。”宋襄公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他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君子之为”。

用我们今人的眼光看,那位宋襄公的行为简直不可思议,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我们只要对宋襄公所处的时代有所了解,就会理解并赞赏他的“荒诞之举”。他令人费解的愚蠢行为,正是对春秋时代“贵族精神”的最好诠释。
春秋时代的上层社会中,“礼”如同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战场上同样需要遵守“战争礼”,黄仁宇在《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中说,“春秋时代的车战,是一种贵族式的战争,有时彼此都以竞技的方式看待,布阵有一定的程序,交战也有公认的原则:也就是仍不离开礼的约束”。
这样的战争,更像是体育比赛,战争双方就似运动员。要在竞技场上一展身手,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的。这时的战争更像是绅士间的决斗,所以春秋时期的战场上,战士几乎都是贵族,那些平民和奴隶,都是为战争服务的边缘人员。
先秦时代,每个贵族生下来就是武士,都有当兵打仗的义务,“执干戈以为社稷”是贵族的成人礼,“礼乐射御书数”是贵族的必修课。那个时候当兵,为国家牺牲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战场上贵族们比的是讲究承诺,比的是遵守信义,比的是视死如归,这样的战争让阴谋走开,让狡诈遁迹,这也构成了春秋战争礼最大的特点。

据说,宋襄公所恪守的是春秋时盛行的兵法——《司马法》。这部中国兵法的经典著作在当时影响很大。其上说:“古者逐奔不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是以明其礼也;不穷不能而哀怜伤病,是以明其仁也;成列而鼓,是以明其信也;争义不争利,是以明其义也;又能舍服,是以明其勇也;知终知始,是以明其智也。六德以时合教,以为民纪之道也,自古之政也。”对于战争的规矩,《司马法》规定得很细,追击逃散的敌人不能超过一百步,追寻主动退却的敌人不能超过45公里,这是礼;不逼迫丧失作战能力的敌人并哀怜伤病人员,这是仁;等待敌人摆好作战阵势再发起进攻,这是信;争天下大义而不争一己小利,这是义;能够赦免降服的敌人,这是勇;能够预见战争胜负,这是智。
故而宋襄公眼里的“不重伤”,“不禽二毛”,“不鼓不成列”,正是《司马法》中“仁”、“信”的内容,也和《淮南子》所说“古之伐国,不杀黄口,不获二毛”异曲同工,同样是公认的战争规范。
可以说,宋襄公的“愚蠢”,就是那个时代贵族风度的光彩流露。对这样的行为,《公羊传?僖公二十二年》也是大加肯定:“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临大事而不忘大礼,有君而无臣,以为虽文王之战,亦不过此也。”认为即使周文王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比宋襄公做得更好了。

宋襄公开启了我们前行的路标
与泓水之战“仁义”相呼应的,是宋襄公早年时的又一桩“蠢事”。周襄王元年(公元前652年),宋襄公的父亲宋桓公病重。按照当时嫡长子继承制,宋襄公是天然的合法继位人。可他却在父亲面前恳求,要把太子之位让贤于庶兄目夷,其理由是“目夷年龄比我大,而且忠义仁义”。
宋襄公为宋桓公正室夫人所生,是嫡子;目夷的母亲只是宋桓公的妾侍,是庶子。
这两兄弟真是“蠢”得可爱,面对如此诱人的职位,都不愿往之。目夷为躲避弟弟的让贤,竟逃到了卫国,宋襄公的太子之位最终也没有让出去。宋桓公去世后,宋襄公即位,封兄长目夷为相(相当于宰相之职),主管军政大权,行“东宫图治”。

这里,我丝毫不带有主观的溢美之辞来粉饰宋襄公,而是想从如海的史料中,试图找到宋襄公能够成为“春秋五霸”的有力证据。
《孟子?离娄?丁音》有云:“霸者,长也。”言为。霸,在古代就是老大的意思,特指“诸侯之长”,也即率领天下诸侯的头头——霸主。这样的荣誉,在“侠客傲视王侯,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春秋时代,何其艰难。能为五者中居其一,宋襄公能够胜出,绝非偶然。
“春秋五霸”出炉的时代背景在于,此际“天子衰,诸侯兴”,周王室势力衰微,权威不再,已经无法有效控制天下诸侯。这个特定阶段的历史产物,为之后战国时期的兼并统一战争做了先期准备。
是否成为霸主,最重要的一个标志,就看是否得到了周天子的册封。齐桓公生前身份有两个,一是齐国君主;二是诸侯霸主。作为天下最大的君主,齐国就是他的私有财产。作为诸侯霸主,他就是“周王朝诸侯协会”会长。能够与之分庭抗礼,宋襄公不愧为春秋时代的佼佼者。
中国贵族文化的首要标志是“礼”。正如钱穆先生所评价:“当时的国际间,虽则不断以兵戎相见,而大体上一般趋势,则均重和平,守信义。外交上的文雅风流,更足表现出当时一般贵族文化上之修养与了解。即在战争中,尤能不失他们重人道、讲礼貌、守信义之素养,而有时则成为一种当时独有的幽默。”
只可惜那个美好的时代只停留了300多年,便一去不复返。这也是我们至今对中世纪西方骑士精神津津乐道,而对2000多年前春秋时代贵族精神陌生的原因所在,以至于在历史研究者张宏杰的眼里,“古代的中国人和后来的中国人,根本不是同一物种。”对此,他进行了深层的探究与总结,“从春秋,到唐宋,再到明清,中国人的性格历程如同直跌下来的三叠瀑布,其落差之大,令人惊讶。源头的中国人,品格清澈;唐宋时的中国人,雍容文雅;及至明清,中国人的品质却在幅劣化,麻木懦弱,毫无创造力。”
某种程度上讲,作为一个极具争议的“贵族标本”,宋襄公不愧开启了我们前行的路标。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