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几个小人物的万里长城  

2017-06-06 15:19:43|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6
几个小人物的万里长城
章夫

孟超是山东淄博临淄的一个乡绅。公元前210年的一个夏夜,为躲避修长城劳役的追兵,一个叫杞梁的民夫慌不择路,误入了其后园,并迅速爬到园中的一棵树上。此时,孟超的女儿孟仲姿正在水池里沐浴,赤身裸体的一幕恰好被杞梁尽收眼底。听见不远处嗖嗖的树叶声,孟仲姿也发现了仓皇中的杞梁:“你是谁?为什么躲到这里?”杞梁见追兵走远,下得树来,嗫嗫地说:“我是燕国人,被强掳来修长城,实在太苦了,我受不了……”
望着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青年,孟仲姿突然对正欲逃走的杞梁说:“你把我娶走吧。”杞梁大吃一惊:“小姐冰清玉洁,高贵美丽,又深藏于后院,怎能与我为妻?”“女人的身体是不能给第二个男人看的。”孟仲姿望着满天的星星,喃喃说到,“这是天意。”她恳请杞梁接受这份意外的邂逅。两人最终拜堂成亲,结为夫妻。
这个故事源于一本叫做《同贤记》的笔记小说,出自唐代文人手笔。紧接着,《同贤记》将故事这样延续下去,短暂的蜜月之后,逃跑的杞梁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他再度返回修筑长城,期盼早日服完劳役,携爱妻回家好好过日子。未曾料凶多吉少,他竟被残忍的监工活活打死,其尸体又残忍地筑进了长城的墙体,杞梁瞬间“被”人间蒸发了。
孟仲姿当然不知道丈夫遭受这等变故,还遣佣人去工地替换丈夫。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知道实情后,性烈的孟仲姿奔赴燕山,悲愤号啕,竟哭塌了城墙,瞬间,倒塌的废墟里便露出屡屡白骨。孟仲姿已然辩不出那具是夫君的遗骨,于是她把所有的白骨全带回家乡埋葬,一个烈女,用极其悲壮的仪式,终结了这段痛不欲生的姻缘。
这只是无数个“孟姜女哭长城”的版本之一。两千多年来,不知道诞生有多少个这样的版本故事了。

历史上果真有杞梁这个人。
话说齐庄公四年(公元前550年),春秋时代的超级大国齐国,派兵攻打卫国和晋国,撤军时又顺手牵羊打了一下临近的小国莒国(今山东莒县),不料竟损兵折将,两位大夫杞梁和华周相继战死,后来齐、莒讲和罢战,齐人载两位大夫遗体回临淄。他们的妻子在路上迎接运回的尸体后,哭声震天,哀号撼地,一时成为齐国上下最动人的谈资。
杞梁妻认为自己的夫君有功于国,而国家领导人齐庄公的吊唁既缺乏诚意,又仓促草率,便回绝了齐庄公的郊外吊唁。后来,齐庄公亲自到杞梁家中吊唁,并把杞梁安葬在齐都郊外。
就是今天,在山东临淄齐都镇郎家村,还可找到杞梁墓的遗迹,因地处村东,当地村民都称这里为“东冢子”。
这段真人实事的史实,最早记载于《左传?襄公二十三年》里,只是较为简略,不过一个战争花絮罢了。谁也没有料到,这般简短的历史浪花,竟会在历史长河里产生经久不息的回响。
“杞梁妻哭夫”自春秋时期以来,便在民间广为流传。有了基本故事原型作本底,从战国开始长达20个世纪里,一则则传说凭空而出。“哭夫”情节的增加,最初是《礼记?檀弓》里曾子的话,曾子说“杞梁死焉,其妻迎其柩于路,而哭之哀”。这是各种文献里第一次出现“哭”的记载。“崩城”情节的增加,出自西汉刘向的《说苑?善说篇》。“昔华周、杞梁战而死,其妻悲之,向城而哭,隅为之崩,城为之阨。”后来,《列女传》里又平添了“投淄水”的情节:“乃枕其夫尸于城下而哭之,内诚感人,道路过者莫不为之挥涕。十日城为之崩。既葬,曰:‘我何归矣?……亦死而已,遂赴淄水而死。”
就象接力赛似的,人们对这个故事添油加醋乐此不疲,一点一滴,一字一句,不断丰满。
到西汉时,杞梁妻的故事初具规模,哭夫、崩城、投水已成系列;到了东汉,王充的《论衡》、邯郸淳的《曹娥碑》进一步演义,说杞梁妻哭崩的是杞城,并且哭崩了五丈。西晋时期崔豹的《古今注》继续夸大,说整个杞城“感之而颓”;到东晋时,杞梁妻的故事已经走出了史实的范围,演变成“三分实七分虚”的文学作品。
如果说从春秋到西晋,杞梁妻的故事还是在史实的基础上添枝加叶的话,那么,到了唐代,想象的翅膀使杞梁妻哭夫的故事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们把这笔历史总账,算到了秦始皇的头上——唐朝人不仅将故事发生的时间向前推进三百多年,还用移花接木的手法,由齐国临淄城移植到了秦始皇时代的秦长城。
也就在这个时候,“杞梁妻”成为有姓有名的“孟仲姿”,以后故事的流传中又被改为“孟姜女”,而丈夫杞梁,则变成了“范喜良”。这是一个颇值得研究的现象,人们更加愿意相信谣言而非去追根溯源。这样一来,孟姜女和范喜良的名气当然比杞梁和杞梁妻大多了。

那些围绕长城的演绎故事中,《同贤记》无疑提供了一个幻想的范本。让人意外的是,诗仙李白也加入到热闹的演绎队伍中来,他写出了《东海有勇妇篇》一诗:“梁山感杞妻,恸哭为之倾。金石忽暂开,都由激深情。”李白眼里,杞梁演绎成了梁山,杞妻不但哭倒了城,还哭崩了山。
明代大修长城而招致的民怨,成为民间挖空心思在历史故事里寻觅灵感的源泉,他们把杞梁妻改为“孟姜女”,将杞梁改为“万喜梁”,全新版本的“孟姜女哭长城”故事,在这个时候得到全面升华。
可以说,历朝历代每修一次长城,民间都会把“孟姜女哭长城”这个老掉牙的故事搬出来,从而添加新的想象不断演绎,创造出丰富多彩的艺术作品来。成为不同时代同一主题的“控诉长城宣传品”。

令人不解的是,千百年来在中国民间,这样一则故事为何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在“孟姜女哭长城”这个不断花样翻新的故事里,“孟姜女”和“长城”无疑是两个绝对的主角。如果对这两个主角加以分析与研判,便不难得出答案来。
先说长城。两千多年来,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围绕长城,爆发了无数次血腥的战争。作为中国最为古老的标志性建筑之一,长城的故事时常伴随着历代君王,仁人志士,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如果追溯长城的最初动因,可以上溯至城邦时代的春秋战国时期。长城一开始只是许多段的夯土墙。如今在辽宁建平县张家湾,还残存一段十公里修建于战国时代的燕长城,比这更古老的,还有赤峰北英金河旁山冈上的一截,堪称存世最为原始的长城。在中国北方,没有国家安全感的燕国、赵国和魏、秦等诸侯国,为防御少数游牧民族的侵扰和诸侯国之间的相互攻击,各自画地为牢,修筑城防工事。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青藏高原和太平洋便成为了东西两边的天然屏障。但,北方的山脉依然难以抵挡蒙古、突厥以及匈奴的入侵,这成为强大的秦国内心深处隐隐心病。为了彻底抵御这些外敌,秦始皇借鉴前人的经验,将一段段断断续续的土墙连接起来。自此,那些西起临洮,东至辽东的墙体,开始被统称为长城。
作为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秦时修筑长城主要由三部分人构成:戍防的军队,充军的犯人和强征的民夫。《史记》载,秦始皇修筑长城时,是大将军蒙恬在打退匈奴之后,以三十万大军戍防并修筑,经过九年时间修成。因为长城,秦律专门还有一种叫做“城旦”的刑罚,意即罚去修长城的人。《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公元前213 年,秦始皇采纳了丞相李斯焚书坑儒的主张,“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凡抗拒不烧书的,就在你脸上刺字涂墨后罚去修长城。
为了确保长城的修筑,秦始皇还强征了五十万民夫。事实上,修筑长城强征民夫的情况,各个朝代都使用过,非秦所独有。以南北朝时期为例,百余年间就强征了民夫三百余万。

孟姜女是因为长城而存在的。
作为哭长城故事中的绝对主人公,这个故事之所以能流传千古,与孟姜女这个角色十分符合民间审美和历史审美莫不息息相关。一个故事能长时间为人民群众所共同喜爱,并不断地被改造、加工,并不是偶然的。每一个细节所透露出的,都是发自民间最底层的呼声甚至呐喊。
那些津津乐道的故事里,长城代表权势,代表暴政,是恐怖的符号;孟姜女代表弱者,代表芸芸众生,是反抗的重要标志。
跟我们今天视长城为民族伟大象征截然不同,在千年漫长的岁月里,长城一直是黑暗暴政的标志。正如著名学者朱大可所说,“孟姜女成了指认秦王朝罪行的最有力的证人”。
那些如泣如诉的故事里,万里长城几乎每段墙体每块青砖之下,都掩藏着一个冤死的亡灵。以至于战火纷飞的五代十国期间,有关孟姜女的传说像病毒一样在民间迅猛传播,成为战乱年代人民精神自慰的武器,但其主题却由原先的后院私恋或家庭美德,悄悄转向对暴君和专制体制的抨击。
抨击得最有血性的也最为猛烈的,当数唐末诗僧贯休莫属。他在一首乐府诗中写道:“秦之无道四海枯,筑长城兮遮北胡。筑人筑土一万里,杞梁贞妇啼呜呜。”勿用置疑,这样的书写,已经把一个家庭的悲剧归咎于当朝的政治黑暗。

历朝历代的人们把对当局的怼与怒,都融进了这个“哭”的故事里予以喧泄。长城背后,是历代帝王以此为统治标志的“接力棒”。一定意义上讲,秦朝是背了历代统治者的黑锅,但秦王朝的暴政与酷治,不可否认地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同题文学创作中,成为集中的矛头所向。
两千余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一定意义上讲,长城后来存在的意义,或许已经不再是军事的防御,而是边界的标示。游牧和农耕以此为界,中原和北边由此划线。
当我们登上居庸关、八达岭、山海关城楼或是其他长城关隘,看见那宛如巨莽奔驰在崇山峻岭之间的长城时,每一个人的眼里与心里,都会滋生出不同的感慨——那便是芸芸众生的小人物于长城最鲜活的解读,且常解常悟,长读长新。

  评论这张
 
阅读(1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