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死去活来,一位丞相的传奇恩仇录  

2017-05-06 11:24:31|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5
死去活来,一位丞相的传奇恩仇录
章夫

感激一泡尿的救命之恩

公元前283年。河南开封。魏国丞相府内。
宾客们开心地喝着小酒,家丁们却在疯狂地打着一弱书生。起初还听到嗷嗷惨叫,后来只听到板子棍棒的沉闷声。横亘在地上的书生早已血肉模糊,全身上下被血洇透。一家丁探了探鼻息,宣布死亡。
早已喝得酩酊大醉的魏国丞相魏齐,摆了摆手:“用席子裹上,扔到厕所里去!”
说着,趁着酒劲,一泡尿就撒了上去。
对于范睢而言,2300年前的那个冬天特别漫长,出生贫寒的他,经历了平生最为屈辱的一幕。原来,那个躺在肮脏龌龊之地,像死狗一样奄奄一息的,便是范睢。

范睢是战国时期最为有名的谋臣,关于范睢脍炙人口的故事,已经讲了两千多年,虽然细节有多个版本,但大的情节都差不太多——
范睢出生于乡间草野,生长于贫寒之家。想当初,范睢捧着金饭碗,想找魏王求职时,却是四处碰壁,让人不屑一顾。于是范睢退而求其次,到魏国中大夫须贾家谋职。
中大夫应该是世袭的皇亲国戚,有封地供养,相当于今天的部长级高官。北周依《周礼》设六官,有中大夫,秩正五命,位似秦汉后的九卿、尚书等官。《吕氏春秋有》有进一步解释,战国诸侯国中的爵位分为卿、大夫、士三级,大夫比卿低一等。大夫又分为上、中、下三等,“中大夫”是中间一级的大夫。”
公元前283年,也就是周赧王三十二年秋天,魏王派须贾出使齐国,范睢为随从一同前往。盖因齐国的不断强大让魏王坐卧难安,昔日有旧仇,想趁机修好。哪知,齐襄王对这位善意的使臣很不友好,令须贾嚅嚅无言,站在一旁的范睢站了出来,他充分施展自己的辩才,竟让齐襄王无地自容。没想到,爱才的齐襄王不但没恼怒,反而看上了范睢。于是就“乃使人赐雎金十斤及牛酒”,已有其主的范睢知道轻重,明确表示“不敢受”。
岂知,须贾获悉后,回国诬陷范睢“里通外国”,魏齐大怒,吩咐召开一次宴会,要杀鸡儆猴。范睢哪知这是专门针对他的鸿门宴?刚落座就发现气氛不对,为时已晚,难以脱逃。范睢被拖出宴席,打得遍体鳞伤,肋折齿落,惨不忍睹。惟恐性命难保,一息尚存的范睢屏息僵卧,佯装死去。
魏齐还不解气,命仆人用苇席裹尸,弃于茅厕之中。看厕所的老头儿早就对此见怪不惊,都懒得瞥尸体一眼。宾客三三两两地来出恭,解开腰带就朝尸体上肆意地撒溺,故意凌辱范睢,以示叛徒下场。
传统中医里,尿是可以作为一味药而使用的。今天的医学上,叫作“假死”现象,在古代叫复活。看见已经死亡的尸体在动,守厕所的老头儿一惊,声若游丝的范睢哀求道:“公能出我,我必厚谢公。”
相比韩信的胯下之辱,范睢的境遇或许还要更惨。就这样,可怜的范睢捡回了一条命。后来他躲到好朋友郑安平家里,化名张禄藏匿起来。

一顿打之后,范睢从此脱胎换骨

古语有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范睢的一生充满传奇,可谓险象环生。最让历史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死去活来”。
死过一次的范睢,人生可谓一分为二。死去之前叫范睢,连个家臣都做不好;复活之后叫张禄,一举成为秦国的丞相。范睢挨了这顿打,好似脱胎换骨。自此,张扬高调的范睢死了,世界上多了一个沉稳低调的张禄。
话说秦昭王身边的近侍谒者王稽正在魏国出使,藏匿于朋友郑安平家中的范睢获知此消息,认定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王稽其实是秦国派来魏国的一个“猎头”,其任务便是遍访天下英。几经接触,王稽认定范睢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几经周折,王稽把范睢带到了秦王羸稷的身边。

大秦一统天下,历经了四代君王长达百年的卧薪尝胆之旅。
秦昭襄王羸稷能成为大秦历史上在位最久的君王,也是最勤勉最有眼光的君王。羸稷乃秦始皇羸政的爷爷,如果说羸稷是最杰出政治家的话,他最大的功劳,便是发现和很好地使用了毁誉参半、功过分明的范睢。
范睢身上有很多缺点,甚至有些缺点乃至错误是致命的。但羸稷却慧眼识珠,用放大镜去看待范睢身上的优点,用最大的包容心去容忍。
为了一个范睢,羸稷可以抛弃高高在上的尊母皇太后,可以放逐给他打下江山的两个舅舅,甚至可以赐死有着赫赫战功的大良造“战神”白起……在羸稷的心中,范睢一度俨然一个神仙,认为拜上天所赐,让他唯命是从。
范睢果真有那么大的魔力吗?要知道,大秦的君王,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自命清高的。果真是一物降一物,从最初与范睢四目相对那一刻起,羸稷和范睢似乎就在押宝,历史证明,他们都“押”对了。

范睢做了秦国相国之后,秦国人仍称他叫张禄,而魏国人对此毫无所知,认为范睢早已死了。魏王听到秦国即将向东攻打韩、魏两国的消息,便派须贾出使秦国。范睢得知后,便特意穿上破旧的衣服,乔装到客馆见须贾。须贾一见未死的范睢十分惊愕,不禁生了怜悯之心,取出自己一件粗丝袍送给他。当须贾之后得知范睢便是相国张禄后,自知犯下“烹杀大罪”,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赶紧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双膝跪地而行,托门卒向范睢请罪。
好在一件“粗丝袍”救了须贾的命,请来所有诸侯国的使臣,大摆宴席,让须贾坐在堂下,像马一样喂他吃饲料。范睢责令他:“让魏赶快把魏齐的脑袋拿来,不然就要屠平大梁。”魏齐听闻后东躲西藏,惨死他乡。
人的一生,有仇人就有恩人,冥冥之中似乎是上天早就做好的安排。敢爱敢恨可谓之男人也,敢大爱敢大恨方谓之大丈夫也。如果说须贾和魏齐是范睢不共戴天的仇人,那么郑安平和王稽就是范睢没齿难忘的恩人。
范睢为人恩怨分明,掌权后先羞辱魏使须贾,之后又迫使魏齐自尽。又举荐郑安平出任秦国大将,王稽出任河东守。
“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这就是范睢的为人准则。虽然后人对此有诸多不同的评价,我以为,每一个人都有着自身的缺陷,因而也没必要对范睢太过苛求。数十年后,另一位秦相李斯的评价颇为中肯:“昭王得范睢,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

一个做不好家臣的人,却成为出色的宰相

死去活来的范睢从社会最低层爬到最高层,仅仅用了短短数年时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极人臣,权倾朝野——大秦的宰相。其经历,其能力,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
究竟是什么,让范睢脱胎换骨变为张禄之后,走向人生的成功之路?是“聪明”?是“智慧”?还是“聪明+智慧”?
世间聪明人不少,智者却不多见。无疑,范睢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有历史专家分析,范睢入秦前,只见聪明,不见智慧,从而招来杀身之祸;范睢入秦后,既有聪明,更有智慧,才伴之有飞黄腾达与报仇雪恨。
聪明,不见得是件好事,关键看你能否驾驭这份上天恩赐的聪明。能,你就是个智慧的人;不能,聪明反会被聪明误,最后误了卿卿性命的故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范睢能与羸稷彼此惺惺相惜,视为知己,关键在于他毫无保留地向秦昭王羸稷奉献了两件不俗的“见面礼”——对外实施“远交近攻”,对内采取“强干弱枝”。
这样的治国图强称霸伟业的战略战术,与羸稷的思路不谋而和。作为一个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和杰出的军事谋略家,对天下世事研究烂熟的范睢,对羸稷的研究当然十分到位。
“远交近攻”,即范睢主张将韩、魏作为秦国兼并的主要目标,同时与齐国等保持良好关系。放弃既定的穰侯魏冉越过韩国和魏国而进攻齐国的做法。
“强干弱枝”,即剪除皇帝身边亲信,强化皇帝统治地位。范睢知道,夏、商、周三代亡国的原因,就是君主把大权全都交给宠臣,恣意饮酒纵情游猎,不理朝政。于是借用古诗作喻:“树上结果太多就要压折树枝,树枝断了就会伤害树心;封地城邑太大就要危害国都,抬高臣属就会压抑君主。” 
“独掌国家大权的称做王,能够兴利除害的称做王,掌握生杀予夺权势的称做王。”范睢利用他的睿智善辩,努力进言羸稷,“我住在山东时,只听说齐国有田文,从没听说齐国有齐王;只听说秦国有太后、穰侯、华阳君以及高陵君、泾阳君,从没听说秦国有秦王。如今太后独断专行毫无顾忌,穰侯出使国外从不报告,华阳君、泾阳君等随心所欲。这四种权贵凑在一起,国家随时都会有危险。”
一席话,说得羸稷背心凉。他显然对此感触颇深,公元前266年果断废太后,将国内四大贵族赶出函谷关外。拜范睢为相。
  范睢远交近攻的国策实施后,改变了战国后期七国称雄的战略格局,为秦统一中国的前夜,奏响向了胜利号角。

除此之外,范睢对天下大势也有其独到的见解,最为经典的案例,就是成功瓦解六国的“合纵联盟”。当时,天下的谋士都聚集在赵国讨论合纵盟约,目的是使六国联合起来抗拒强秦,羸稷都有些心虚了,成竹在胸的范睢向羸稷拍胸口:“大王不必忧心,臣可以使他们的合纵之盟约土崩瓦解。”先稳定羸稷的情绪之后,继而又深入分析到,“秦没有结怨天下策士,他们聚会谋划攻秦,不外乎想借此证明自己而已。”
说着,范睢指了指羸稷家的一群狗,喻到:“睡着的、站着的、走着的、停着的,现在它们都各自好好的,可只要你丢下一块骨头,所有的狗都会立刻跑过来,呲牙咧嘴狗咬狗。这是因为它们都起了争夺的意念。”
至此,羸稷什么都明白了,他派臣唐睢用车载着美女乐队,让他在赵国的武安大摆宴席,又广散黄金。果不其然,那些合纵之约的天下谋士,为黄金而大起内讧。合纵联盟不攻而破。

秦能否一统天下,何时能“统”下来,绝对是一个不可确定的未知数。是范睢,左右了大秦“统”的时间表;是范睢,让大秦在关键几步“走”在了列国的前面;是范睢,让大秦提前有了俯视群雄的野心。
可以说,如果没有范睢,秦的历史走向一定会是另一个模式,而天下的走向也注定会是另外一个版本。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