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以古蜀国祭旗,秦人拉开征服天下大幕  

2017-04-10 02:32:41|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4
以古蜀国祭旗,秦人拉开征服天下大幕
章夫

春秋战国之前,世外桃源般的古蜀国,偏安一隅十分神秘,没有一条“国道”与他国相通,其陆路通道都是翻山越岭的民间小径。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古蜀道,一路上无数雄关当道,险隘叠起,云栈连绵,恶水滔滔……“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古之喟叹,令人谈之色变。李太白那首千古名诗《蜀道难》,以山川之险言蜀道之难,给人以回肠荡气之感。无论是山之高,水之急,河山之改观,林木之荒寂,连峰绝壁之险,皆有逼人之势。其气象之宏伟,其境界之阔大,诗仙二百九十四字,说明文一般写清了蜀道何其难,道明了何其险。
而其中的“道”,指的就是金牛道。
古蜀历史上曾有过数条著名的蜀道,北通中原的有金牛道、米仓道、阴平道,南下滇越的有五尺道、灵关道,水路则有岷江道与三峡水道。这些古道中,金牛道是最引人注目的,就在于它是古蜀国最早的一条“官道”——全长二千余里的金牛道,是古蜀接通外界的重要通道。
从北至南,古金牛道穿秦岭,出斜谷,直通八百里秦川。陕西境内有金牛峡、五丁关、西秦第一关……经黄坝驿入蜀后,还有七盘关、清风峡、朝天关、明月峡、石柜阁、葭萌关、剑门关……白龙江一线,尚有古白水关、飞鹅峡等险隘。再经梓潼、德阳、广汉,一直到成都。

这条古之蜀道从源起、修建到畅通,始终被蒙上了一层神秘幕布,留下了荒诞不羁的传说。历史久远、史料简约、人事代谢,这个近乎于寓言的神话故事,添油加醋流传了数千年。
今天看来,那个荒诞且有几分喜剧色彩的情景剧,主角有两个,一个是秦文惠王羸驷,一个是开明十二世蜀王。整个剧情由两个高潮构成,一个是“石牛计”,一个是“美女计”。
年代太过久远,记录太不充分。历史只留下了草草几笔粗略介绍——
关于石牛计,《水经注》卷二十七引来敏《本蜀论》说:“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作五石牛,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话说秦国欲征服蜀国,但关山万里,道路险阻。大将司马错心生一计,让秦惠文王给蜀王写了封信,称秦国得了宝贝,不敢独享,愿把神牛连同珠宝、美人献给蜀王,但蜀道自古难以通行,运送不便,请派使者过来迎取。《艺文类聚》卷九十四引《蜀王本纪》说,蜀王对秦国诈称五条能屙金的石牛信以为真,“即发卒千人,使五丁力士拖牛成道,致三枚于成都,秦得道通,石牛力也”。未曾想,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竟真的“砸”中了蜀王。内心的贪欲利令智昏,他竟派人修筑了这条古蜀自取灭亡的耻辱之道——金牛道。命五位大力士开路,迎接石牛。
关于美女计,《华阳国志》载:“许嫁五女于蜀,蜀遣五丁迎之”。说的是秦惠文王在使用石牛计之后,又投蜀王所好,不断送美女给蜀王。

古籍中提到的五丁力士,是蜀国的奇才,个个力大无穷。《华阳国志》说他们“能移山,举万钧”,犹如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成都武担山即是五丁力士为蜀王妃担土作冢的遗迹,传说五丁力士担土的石担就有三丈长。成都至今还有专门的“五丁路”和“金牛区”用作纪念。
奇怪的是,当这五位神力猛士迎送美女返还到梓潼地界时,见有一条大蛇钻入石穴。其中一人掣住蛇尾,奋力拔之不出,于是五人齐力相拔,以致突如其来山崩地裂,五丁及那五位美女同时葬身于山谷……这些神奇元素,构成一桩千年无头公案。好在李白的《蜀道难》一诗,以“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方钩连”一句,给我们讲述了来历。
不难想象,石牛计,美女计,山崩裂,都是秦人的足智多谋。“蜀王负力,令五丁引之,成道。秦使张仪、司马错寻(循)路灭蜀,因曰石牛道。”只不过,偏安一隅的古蜀王在安乐窝里,未曾知晓罢了,他们凭借上苍赐予的天然屏障,变得十分单纯与天真。
其实,这样的故事在那个游戏规则十分粗放的丛林时代,已经见惯不惊。各大封国高薪聘请的谋士们,成天的主要精力,就是“算计”与“反算计”。
道路修通了,蜀王迎来的不是能日粪千金的石牛,而是秦国的十万铁骑,蜀国的灭顶之灾在所难免。
这个看似不羁的神话故事,透露出两个重要的历史信息,一是秦人太过精明狡诈,二是蜀人太过幼稚迂腐。可以想象,如果不事先开通一条道路,要征服古蜀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除非蜀国引狼入室,自愿去打通。我们很难想象,今天看来这个如此小儿科的低劣骗术,竟能成功欺骗古蜀国王,无异于天方夜谭。
历史不能假设,不管真相与这些传说相距多远,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蜀国真的就这样在“滑稽中”走向灭亡。
春秋战国时期的蜀国疆域“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北与秦分,西奄峨蟠,地称天府”。从三星堆遗迹和金沙遗址出土的让世界惊叹的文物中,我们今天仍可感受到古蜀文明的辉煌,这些文明却在一夜之间走到了尽头……为古蜀王的天真和幼稚扼腕长叹。

秦人为何如此觊觎“蜀”?仅仅是因为地理意义上的需要吗?
钻进历史故纸堆里不难发现,实际上古蜀与秦国彼此的恩怨由来也久,只不过此消彼长,百年征战各有胜负。
早在开明王朝之初,丛帝鳖灵之子卢帝便率蜀军北上,一度曾越过渭水,“攻秦至雍”。雍地大约在今天的陕西凤翔一带,至此,整个汉中平原都掌握在古蜀国手中。
秦蜀拉锯战的反复较量中,“南郑”是一个标志性舞台。
公元前451年,秦国突袭南郑,蜀人一时手忙脚乱,人力粮草等补给供应不上,最后丢失了南郑,一度靠剑门山区的险关危隘,才阻止了秦人进一步进攻。秦人偷袭得手之后,开始在南郑修筑城墙,以重兵把守,史称“秦左庶长城南郑”。蜀人又不断集结兵力反攻,最后终于将南郑艰难收复,《史记》中则称之为“南郑反”。
此后,古蜀王国与秦国之间断断续续,展开了长达一百多年时间的冲突与较量。公元前387年,秦国再度大举进攻蜀国,攻下南郑,《史记》用五字轻轻掠过:“伐蜀,取南郑”,但很快,蜀国再次反攻,重新夺回南郑,在对南郑的多年争夺中,再次占据了优势。
不难看出,战国时代早期的古蜀王国,仰仗天赐丰饶之地不思进取,加之地理绝险,秦人每次挑战,均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因此骄妄日生。末代蜀王刚愎自大,一直存在着蜀强秦弱的超级幻觉。史载,蜀王曾率万余随从过汉中平原,深入到边境秦岭的褒谷一带狩猎,丝毫没有把秦国放在眼里。另据《蜀王本纪》记载,有一次蜀王要在“褒”地举行军事操练演习,还专程传话给秦惠王,要他前来观看。殊不知秦惠王将计就计,对蜀人的军事部署、行兵布阵等了若指掌。
正是因为这里富庶安康,地势险要,导致蜀王沉浸在这个安乐窝里耽于享乐,防备松懈,无意进取中原,称王称霸。事实上,后来到蜀的历代君王,也多如此。

时值公元前316年,巴国、蜀国互相攻击,蜀王因为王弟苴侯私下和巴国交好,率军讨伐苴侯,迫使苴侯逃到巴国,求救于秦。秦惠王想着趁机一举灭蜀,但因道路险峻难行,韩国又可能来侵犯,犹豫不决。秦之名将司马错极力主张伐蜀,其理由是,“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
秦惠王听从了司马错的建议,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率大军十万从金牛道挥师南下,直取成都。蜀国不得已从巴国撤军,兴兵于葭萌关拒敌,仓促应战。葭萌关虽然地势险要,史称“虽为弹丸之城,而有金汤之固”。
且说当时蜀王兴兵于葭萌关拒秦,若按常理守关不出,坚壁清野,依仗葭萌关的险要地势,纵使秦军虽强,也应无计可施。只要坚持月余,待到秦军久攻不下,粮草耗尽,锐气尽失,自然不战而退。对于此次战争之初的失利,蜀王却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秦人偷袭得手,只要自己御驾亲征,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前几次秦蜀之间的战争,也是秦人先攻占了南郑等地,等蜀王大军一到,很快就能收复失地。
葭萌关成为蜀、秦战事的分水岭,这无疑考验两国最高决策层的政治决断和军事智慧。故而,秦、蜀两军排开阵势,一举决定古蜀国命运的“葭萌大战”,就在葭萌关外的旷野河谷上演。
葭萌一战的结果不言而喻,蜀王大败南逃,整个古蜀王国的全部家当,也在此一战之中灰飞烟灭。秦军未给蜀王半点喘息之机,从葭萌关一直追至武阳(今四川彭山县东北一带),蜀王终于被秦军全军包围,撕杀中蜀王死于乱军之中。蜀国王子安阳王见大势不妙,带领一支残部辗转南迁,最后一直流亡到交趾(今越南北部东英县),方找到一块残喘之地,建立了一个新的王国“蜀朝”。至今,越南北部还留有很深的古蜀文化痕迹。
“起兵伐蜀,十月取之”。短短十个月蜀国便并入了秦国的版图。可以说,秦人最先拿古蜀王国祭旗,以此拉开了征服天下的大幕。
秦灭蜀后,即设蜀郡,其下又设县。不久又设严道、青衣道。
上帝是公平的。秦人派来了一位智吏李冰,修建了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使之成为天府之国,百姓得以享天伦之乐。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