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大秦顶层设计师如何身败名裂  

2017-03-20 11:07:01|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历史?史记 201703
大秦顶层设计师如何身败名裂
章夫

公元前338年的秋天极为诡谲,秦国治下的天空更是一片肃杀。
北方的风说来就来,一派凄凉。黄昏时节,魏国与秦国边境上的“悦来客栈”店招,在风中孤独地飞扬,似乎在召唤着“未晚先投宿”的各路行者。
店小二正要关上店门,忽见匆匆赶来一位疲惫的客倌投宿。此人六旬开外,相貌不凡,出手大方,从衣袋里掏出银钱排在桌上,嚷着要菜要酒要房间——看样子是饿坏了。
边关要地,见投宿者风尘仆仆,慌慌张张。年轻的店小二望了望墙上的通缉之令,却少年老成,有着极强的政治敏感。“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他条件反射般请客倌出示“身份证”(验):“钱挣不了是小事,违反了大秦条律是重罪,那可是商鞅定下的铁律。”
秦律规定,全国范围内登记户口,禁止百姓擅自迁居。《商君书?境内》云:“四境之内,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生者著,死者削。使民无得擅徙,则诛愚乱农之民无所于食而必农。”
未曾带有“身份证”的客倌,一听到商鞅这个名字,便摸着花白的胡须无奈长叹:“为法之敝一至此哉!”岂不知,这位特殊的客倌,正是大名鼎鼎的商鞅。此刻,商鞅已是大秦通缉要犯,亡命出逃的他,哪里会有什么身份证件?
原来这都是他自己制定的严苛律令,将自己逼向绝境。

商鞅知道自己注定是个悲剧人物。也就是三个月前,还是大秦庙堂之上呼风唤雨的商鞅,同所有秦国人一样,收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秦孝公驾崩。聪明过人的商鞅大脑一片空白,此刻,他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与无助,一种大厦将倾之预感不时袭击着他。
果不出他所料,秦孝公之子秦惠文王刚刚继位,便收到了“商鞅谋反”的奏折。
这封“实名举报”的奏折,是由公子虔上奏的。公子虔何许人也?原来,公子虔就是嬴虔,秦孝公嬴渠梁的大哥,也即秦惠文王的伯父。曾为秦孝公太子嬴驷之右傅,公孙贾为左傅。秦律规定,执法不避权贵、刑上大夫。一次嬴驷犯了法,商鞅以秦律规定“太子犯法,他的师傅应当替他受罚”为由,将公子虔处以割鼻、刺字的刑罚,致使公子虔闭门八年难以与人相见。
秦律严明的那笔账,公子虔自然算到了商鞅名下。
事实上,象公子虔这样记恨商鞅的,在大秦不乏其人。孝公卒,公子虔与老世族等列出十大罪状告商鞅。墙倒众人推,刚刚上台俘获民心的秦惠王,也要给众人一个交代。
商鞅的命运可想而知——车裂其身,灭其家族。

作为大秦帝国成长壮大的一个关键人物,秦孝公嬴渠梁可谓居功之伟。
公元前362年,其父秦献公去世后,秦孝公继位时年仅21岁。早在孝公出生前,秦国便经历了自秦厉共公之后几代君位的动荡,国力大为削弱。是时,魏国趁秦国政局不稳之机,夺取了山西、陕西两省间黄河南段以西的“河西地区”。秦孝公之父秦献公继位后,割地、讲和、迁都(至栎阳,今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东南),一系列带有屈辱性的示好之后,方使魏国停下了进一步的“动作”。
为洗涮屈辱,秦献公在有生之年数次东征,想要收复河西失地,无奈廉颇老矣,含恨而终。
秦孝公继位时与齐威王、楚宣王、魏惠王、燕文公、韩昭侯、赵成侯并立。黄河和肴山以东的战国六雄已经形成,淮河、泗水之间尚有十多个小国。此间,天下共主周王室势力衰微,鞭长莫及,诸侯间直接用武力“喊话”,相互间征伐吞并,自然界丛林法则显露无遗。
当时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战国六雄中,楚国、魏国与秦国接壤。楚国自汉中郡往南,占有巫郡和黔中郡。魏国占有原本属于秦国的河西地区,从郑县(今陕西省华县)沿洛河北上修筑长城。秦国地处偏僻的雍州,被诸侯们疏远,像对待夷狄一样对待,根本无权参加中原各国诸侯的盟会。
秦孝公继位后,以恢复秦穆公时期霸业为己任。遂而求贤若渴,卧薪尝胆,广纳天下名士,广集兴秦之策。

高山流水遇知音。商鞅与秦孝公,真算得上一对政治上的知音——站在历史长河上审视,大秦帝国,如果他们两人中少了任何一个,历史都会是另外一种走向。
却说出生于魏国的商鞅,年轻时在魏国国相公叔痤身边工作,其职位是中庶子(即战国时国君、太子、相国的侍从之臣)。公叔痤病重时特地向魏惠王推荐商鞅,说:“商鞅年轻有才,可以担任国相治理国家。”(座之中庶子公孙鞅,年虽少,有奇才,愿王举国而听之。)又对魏惠王说:“像商鞅这样的人,主公如果不用,一定要杀掉,千万不要让他投奔别国。”(王若不听用鞅,必杀之,无令出境。)太史公司马迁特地在《史记?卷六十八?商君列传?第八》中记载了这个历史细节。
颇有心计的公叔痤,却又转而让商鞅赶紧离开魏国。商鞅明白魏惠王不会采纳公叔痤“用他之言”,也不会采纳“杀他之言”,所以并没有立即离开魏国。果然不出所料,魏惠王并未计上心来,认为公叔痤已经病入膏肓,系语无伦次之言。
实际上,病入膏肓时荐举商鞅,是公叔痤经过深思熟虑的。司马迁特著一笔:“公叔痤知其贤,未及进”,很有深意。言下之意,若过早地推荐商鞅,可能会取而代之,而临终时郑重托付,博得荐贤之名,对自身利益也没有什么影响。
这个历史细节还透露出重要的信息,商鞅是一个能力非凡之人。

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商鞅的确如公叔痤所料。他就象一匹千里马,疯狂地寻找着发现自己的伯乐。
机会来了。秦孝公在遍寻变法高人,而苦找明君的商鞅却握有变法之术。相见恨晚,两人的思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古往今来,变法何其容易。商鞅的变法同样遭到秦国守旧派极力反对,双方产生激烈的交锋。比如,商鞅首先制定“什伍(五家一伍,十家一什)连坐”之法,鼓励军功,在战场上立功者予以重赏,宗亲王室如果没有军功,将不得有爵位,不能享受宗室待遇。这些变法内容,严重动摇了宗亲皇室的利益。许多大贵族、保守派暗中反对,更有甚者,秦孝公的太子嬴驷也在保守派的挑唆下犯了法。而太子犯法事件,成为保守派向商鞅示威的最好借口,他们笑看商鞅如何处理太子一案。商鞅明白其中利害,向秦孝公进言,因为太子身份特殊,不能按律对他在脸上刺字或者当众杖责。最后,决定对太子太傅公子虔用刑,又将太子少师公孙贾刺面。
这一特例,起到了杀一儆百之效。
在变法之争时,商鞅提出“圣人苟可以强国,不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其礼”,得到秦孝公的极力赞赏,并以此成为秦国政治改革的准则。
公元前359年,秦国颁布《垦草令》,主要内容是,刺激农业生产、抑制商业发展、重塑社会价值观,提高农业的社会认知度、削弱贵族、官吏的特权,让国内贵族加入到农业生产中、实行统一的税租制度以及其他措施。
《垦草令》仅仅是“商鞅变法”的前奏,秦孝公赋予了商鞅更大的“野心”。《垦草令》成功实施后,已经为左庶长的商鞅,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变法”:改革户籍制度,实行什伍连坐法、明令军法,奖励军功、废除世卿世禄制度、建立二十等军功爵制、奖励耕织,重农抑商,严惩私斗、改法为律,制定秦律和推行小家庭制……整个秦国的天空,都被各种“法”的气息充塞着。
变法的好处立竿见影,秦国变得强大起来:公元前358年,秦国击败韩国;公元前357年,楚宣王主动与秦国联姻;公元前355年,秦孝公与魏惠王会盟,结束了秦国长期被中原诸侯看不起的局面。

扬眉吐气的秦孝公由是拜商鞅为大良造(相当于宰相),商鞅遂毫无顾忌地拉开第二次变法的帷幕:开阡陌封疆,废井田,制辕田,允许土地私有及买卖、推行县制、加收口赋、统一度量衡、燔诗书而明法令,塞私门之请,禁游宦之民和执行分户令。
这一系列顶层设计,使秦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深层次变革。于内,百姓家家富裕充足,路不拾遗,山无盗贼,乡邑大治;于外,秦国国力强大,周显王派使臣赐予秦孝公霸主称号,诸侯各国都派使者前来祝贺。公元前342年,秦孝公派太子嬴驷率领西戎九十二国朝见周显王,显示秦国西方霸主地位。

商鞅在秦国做了十年宰相,因为动了宗亲皇室贵族们的“奶酪”,故而对他怀恨在心。其间,有一个叫赵良的名士劝商鞅急流勇退,还特别指出他所面临的两重危局,一是来自皇亲国戚们积怨很深,二是功高震主所造成的臣君难容。
此刻,自信到了自负地步的商鞅,认为法令严明如山,那些贵族做不了什么。可他却忽视了最为重要的一点,那些所谓严明如山的秦律,跟他商鞅是不能划等号的。《韩非子?定法》说得明白:“及孝公、商君死,惠王即位,秦法未败也。”换句话说,秦律可以不朽,而他商鞅只是一个随时可以取代的匆匆过客。
也正因为此,秦孝公一死,商鞅便身败名裂,彼此看似毫不相干,但冥冥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逻辑关系。稍加分析便不难得出结论,商鞅担任大良造十年,长期掌握军政大权,秦惠王一上台便轻而易举地除掉了他,看似难以置信,《战国策》中记载的一个历史细节,似乎若隐若现告诉了我们答案,说秦孝公病重时,曾提出把君位让给商鞅,商鞅没有接受。这实际上是孝公在安排自己后事时对商鞅的试探。秦孝公一死,商鞅便丧失军政权力,束手待擒的事实也明白告诉我们,孝公对其后事是作了精心安排与准备的。
商鞅虽精明过人,深研政治,但在最为关键之处,却还是未能悟透。

令人欣慰的是,商鞅被车裂后,他的追随者为其收殓遗骨,正准备偷运回商鞅故里安葬时,在黄河德丰渡口被秦军截获,当地百姓后将遗骨悄悄埋葬于附近的秦驿山之下,法家的后学者寻访至此,专门为商鞅立碑,上书“商君之墓”。

自秦孝公死后,中经惠王、武王、昭王等,及至秦二世亡国,历时130余年。其中为丞相、相国者,有张仪、樗里子、甘茂……吕不韦、李斯、赵高等人,他们来历不同,政治主张也不尽一致,但从秦孝公以来的制度,都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包括律令在内的法律得以发展,秦法已是相当成熟。
秦始皇更是坚持“明法度,定律令”,通过以吏为师、以法为教等手段,建立了“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统治。
这一切之发韧,都缘于商鞅。
千古一人惟其君也——商鞅,你可以瞑目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