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气球摊”大妈为何引得广泛关注  

2017-01-04 19:49:32|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气球摊”大妈的悲情和司法无情
纯粹的法律工具主义者或许坚持认为,法律的归法律。而所谓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仅包括位高权重者的平等,还包括对位卑权轻者的一视同仁。但尽管如此,这则新闻依然让人潸然泪下。
去年底,54岁的赵春华被判刑3年6个月。原因是其摆设的气球射击摊被警方查获,随后被认定非法持有枪支罪。在有律师免费法律援助前,赵春华一直没有决定上诉,主要“是怕花钱”。这个一直老实巴交的大妈,到了看守所也没有改变自己省吃俭用、害怕花钱的习惯。在她“进去”之后,女儿给她存了3800元的生活费。过去了两个多月了,总共只花了800元。
其中一个细节尤其让人心酸:在看守所,咸菜和蔬菜都需要提前预订。赵春华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担心,她担心,如果不上诉,就会去监狱服刑,那么之前预订的咸菜和蔬菜就要浪费了。她有点舍不得,觉得已经订了菜,万一自己离开看守所去了监狱,就吃不上了。
哪怕身陷囹圄,其所念念不忘的,仍是不想给女儿添负担,“小孩赚钱难”,“千万别让小孩受自己拖累”。这大概是一位赤贫母亲最本能的反应吧。在这里面,甚至没有我们曾经想像的,对于不公平的愤怒,对于现实以及司法的抱怨。
她只剩下认命式的悔过。她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构成犯罪,如果早知道肯定不会摆摊。之所以天天蹬着三轮去摆摊,也是想要赚点钱,有个谋生的法子。“如果之前有人来给我说一声,哪怕是处罚一下,之后也就肯定不摆这个摊了。”
这也是一个一无所有者,一个不得不身处社会最弱势地位的人,在一旦面对一种强大而粗暴的暴力机器之时,全部的被动与无助。
当然,悲情并不是让公众关注赵春华案的真正原因。公众之关注,更在于可能的司法滥用带给人民的权利恐惶。作为一个舆论事实,赵春华案关于1.8焦耳/平方厘米的“枪口比动能”专业判断,关于河南某法院所公开拍卖的同类玩具枪,人们已多有论及。也正在这个层面上,“气球摊”大妈的悲情,愈反衬出一种无情的司法实践。
在法律可以允许的自由裁量权内,为什么法院偏偏对这样一位最无害也最无助的老人,给予了最无情的判决?难道司法就可以完全不顾及一种最基本的人性,就可以全然不考虑那种作为人的最起码的道德善性和认识能力?
永远都别忘了,在纯粹的法律工具主义之上,还有司法良知在。这也正是英国学者麦克莱所说的,“善良之心,就是最好的法律。”而我说的也不仅限于那种“枪口抬高一寸”的同情式良知,而更是一种司法判决的社会正义原则。在这方面,柯克大法官指出:“案件并非由自然理性而是依人为理性和法律判决的。”
司法从业者永远不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舆论印象。我们所谓的司法良知,其实正是以司法人员对社会生活中的“常识、常情、常理”的认知为基础,包含着其对社会生活经验及一般道德观念的领悟。它不是对正义原则的悖反,恰恰是司法正义不可或缺的一种人性基础与道德关怀。
在“气球摊”现象已经公然存在于街头那么多年之后,天津方面为什么突然要对他们动手了。但无论如何,人们可以失去“气球摊”,司法却不能失去良知。  凤凰评论 2017.01.04杨耕身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