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郭德纲,从反抗者到独裁者的加冕之路  

2016-09-13 20:18:48|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德纲,从反抗者到独裁者的加冕之路
几天前,当郭德纲在自己的微博贴上《德云社家谱》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有今天,更没想到一直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舆论竟然如此之迅速地倒向了自己的死敌——曾经的爱徒曹云金。
  这个自负的相声界大佬似乎遭遇到了自己成名以来最大的一次舆论危机,更为尴尬的是,自己曾经呼风唤雨的相声界面对此事竟然一片寂静之声。正所谓于无声处听惊雷,或许也只有漩涡中的郭德纲本人才能体会个滋味,而这一切,都要从那份不是家谱的《德云社家谱》说起。
  在郭德纲公布“家谱”中,“云”字科中已没有昔日爱徒曹云金的名字,而旁边红笔的备注则赫然写道:“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 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言辞之中,已无任何师徒情义,甚至连最起码的体面都荡然无存。面对师父的言辞激烈的斥责和指控,被逼入道德绝境的曹云金终于忍无可忍,昨日撰长文反戈一击。在曹云金的长文《是时候,也该做个了结了》中,细数了自己与师父郭德纲十几年的恩怨纠葛,以及一路上的各种血泪与辛酸。
  在文中,曹云金列举郭德纲骗徒弟学费、扣押徒弟片酬、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等“七宗罪”。在该文的结尾,曹云金如此写道:《师说》有云,“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不是为了一言堂而赶尽杀绝,我跟你学艺不假,也回报了多年的血汗,真心和青春。最后,好言相劝,请你不要再极尽炒作之能事,打着传统的旗号,用一本家谱鼓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封建思想,对我和他人进行道德绑架,这不是师者的行为。我本问心无愧,是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道不相同不相为谋,如此,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
  随后,作为国内第一娱记的卓伟转发了曹云金的长文,并评论道:“贪污公款是真的,背叛恩师是真的,每场演出给同道徒弟150是真的,徒弟打记者夸徒弟‘民族英雄’是真的,给去世的北京台长送“囍”字是真的,不知睡了女记者倒找人家要10万块钱是不是真的?如果是这才叫本事。”
  曹云金的长文的确是一击即中,曾经在舆论战场上不可一世、单挑权威大佬的郭德纲彻底偃旗息鼓了,仅仅让经纪人出面应对,“不想与曹云金你一句我一句对骂,他们就是想我们给出回应,然后他们才有继续发声的机会,我们没有必要这样做。”
  这一次,不可一世的郭德纲似乎真的栽在了自己的一手栽培的爱徒手中。曹云金长文一经发布便洛阳纸贵,无数大v在朋友圈中转发,在一片嘘声中,这位昔日恩师郭德纲应声落马。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年站在德云社舞台上大骂“记者不如妓女”的郭德纲无所畏惧,骂冯巩,骂姜昆,骂周立波,骂春晚,骂北京电视台……几乎每一次骂仗,郭德纲总能得胜而归,靠着骂体制、骂同行、骂媒体、骂春晚,在一片骂声中,郭德纲一步步拾级而上,登堂入室,在市场和舆论的双重作用下成为相声界当之无愧的王者。
  2013年,郭德纲终于登上了自己曾经痛骂的央视春晚舞台,面对电视机前的十余亿观众,郭德纲以自己一贯的幽默和犀利博得了山呼海啸般的掌声。此后,体制外被边缘化的相声演员再也不是那个体制的反抗者,曾经自诩非主流相声演员的他终于成为这个圈子里最大、最不可撼动的权威。
  当初的体制反抗者,如今成为体制内最大的王者。称王称霸的郭德纲放下豪言“我想让谁红就让谁红。”“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一个月捧一个岳云鹏出来。”“我都可以给你推算到准确的日期,说相声的想在我手里红,太容易了。”
  除了这份霸气的自信,郭德纲对待德云社里的一众子弟,更是有着生杀予夺的至高权威。不久前,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中,郭德纲在评价徒弟们一再提到“忠臣孝子”,并且堂而皇之地说出“你先别说成为艺术家,你先努力成为一条好狗”这样的话。
  或许,在德云社的一帮徒子徒孙眼中,郭德纲正如封建帝制时期的君父一般的存在,必须绝对的服从和臣服。在完成了德云社绝对姓郭的动作之后,郭德纲做了两件事:一是迫不及待让他刚刚初中毕业的儿子郭麒麟中断学业,子承父业,成为德云社的少班主;二是从河南乡下挖了一个忠厚老实,14岁就辍学到北京打工的岳云鹏,一心调教。然而,就算红透大江南北的岳云鹏,也常遭郭德纲训斥,也必须不断地在各种场合向其大表忠心。有着数千万粉丝的岳云鹏尚且如此,遑论其他羽翼未丰的徒弟。
  时至今日,郭德纲已经从相声界的权威反抗者成为这个行业最大的独裁霸王。讽刺的是,这条独裁者的加冕之路一开始竟是以反抗者的姿态出现的。
  其实,何止是郭德纲,在笃信成王败寇,奉行打天下坐天下的前现代中国,哪行哪业不是这般景象。诸君如若不信,请环顾庙堂的衮衮诸公,当初谁不是以大无畏的反抗者姿态示人。然而,一旦登顶称王稳坐天下,当时的豪言和承若立刻沦为“历史的先声”。从悲愤亲民的反抗者到口含天宪的独裁者,这是一条充满谎言和血泪的加冕之路,这条路不仅仅是郭德纲走过,更多的郭德纲们正在狂奔而来。  2016-09-07 胡赛萌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