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黄河文化与中央集权的历史渊薮  

2016-08-31 11:44:43|  分类: 看历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9看历史?史记
黄河文化与中央集权的历史渊薮
冥冥之中,上帝把一条难治的河流,交给了中国这个东方文明古国,也许是有意要促成和考验一个民族的完整与意志。黄河注定要流淌在一个不可分割的国度之上,因为历朝历代执政者知道,要彻底驯服这个庞然大物,不仅沿河两岸人民齐心协力,非举国之力不可。
作为一个有着五千文明的古老国度,中国之所以称为中国的重要标志,就在于其境内有黄河与长江两条“巨龙”。特别是被称为母亲河的黄河,可谓与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唇齿相依、荣辱与共。一定意义上说,中华一脉,中华一统,是因为有了这条蜿蜒五千公里的母亲河。是它,维系着我们独有的民族魂,华夏根。
很难想象,奔腾汹涌的黄河水系上,如果存在着数个国家,形成“群龙治水”的局面,那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黄河不治,两岸人民遭殃。
很大程度上讲,也正是有了黄河,也才有了延绵两千年的“中央集权”。

白圭曰:“丹之治水也愈于禹。”孟子曰:“子过矣。禹之治水,水之道也,是故禹以四海为壑。今吾子以邻国为壑。水逆行谓之洚水,洚水者,洪水也,仁人之所恶也。吾子过矣。”
用现在白话文通俗翻译,可以这样理解。白圭说:“我治水的本领超过大禹。”孟子说:“你错了。大禹治水是顺应水的本性进行疏导,所以大禹把四海作为蓄洪区。而你现在却把邻国当作蓄洪区。水倒流叫洚水,洚水就是洪水,是有仁爱之心的人都讨厌的。所以你错了。”
象这样提到治水的对白,在《孟子》一书中共有11处。该书还用了整整一个章节,指陈当时人以洪水冲刷邻国之不道。孟子所说的天下之“定于一”,通俗易懂地指出,只有一统,才有安定。
不仅如此,《春秋》对于大一统治水的理念,也有同样的记载。公元前651年,周王朝力不能及,齐侯乃召集有关诸侯互相盟誓,不得修筑有碍邻国的水利,不在天灾时阻碍谷米的流通。《春秋》所载的这一“葵丘之盟”,正是对“一统”的精彩记载。
这一传统年复一年,朝复一朝,横贯整个封建时期,并在中华文明中逐渐凝成一个铁律,小至溪流,大到黄河,盟誓永续。

人类社会的历史,很长一段时间是与饥饿的斗争史。饥荒时拒绝粮食之接济,尤其可以成为战争的导火索。《春秋》里常有军队越界夺取粮食收成的记载,《孟子》提到的饥荒也有17次之多。公元前320年,魏国的国君因他的辖地跨黄河两岸,曾告诉孟子当灾荒严重时,他须命令大批人民渡河迁地就食。此时,鲁国已经扩充其疆域5倍,齐国已扩充其疆域10倍。这个时候,洪灾可谓战争指引下,开疆拓土的另一种信号极强的宣言书。
丛林社会,适者生存。春秋战国时期,大国比小国占有显明的优势,他们所控制的资源能够在赈灾时发挥强有力的功效,所以在吞并战争中也得到民众广泛的支持。当诸侯为了好大喜功而作战的时候,一般民众则随之争取生存的空间。

如果从地理意义上去仔细分析,不难发现,中国大多数地区的降雨量极有季候性,大致全年雨量的80%出现在夏季三个月内。“中国的季节风所带来之雨与旋风有关,从菲律宾海吹来含着湿气的热风,需要由西向东及东北之低压圈将之升高才能冷凝为雨。”如果这两种气流不断地在某一地区上空碰头,当地可能霪雨为灾,且生洪水之患。反之,如果它们一再避开另一地区,当地又必干旱。
只是我们的先人缺乏这种气象知识,只能在历史书里提及,到6岁必有灾荒,12年必有大饥馑。有一组数字表明,从1911年之前的2117年间,中国大地上共有水灾1621次、旱灾1392次,亦即无间断的平均每年有灾荒1.4次。

从狩猎者和捕鱼者变成农耕者,从“穴居野处”的游移不定的生活转为定居生活,由“采食经济”变为“产食经济”,是人类历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变革。除了中华文明以外,地球上各个古老文明,如古埃及(尼罗河文明)、印度文明、古巴比伦(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文明)、玛雅文明、印加文明等,都是以大江大河为摇篮,并在定居农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并非偶然的是,世界古代文明发祥地都处在大江大河流域,而四大文明古国之所以能创造出辉煌的河流文明,原因在于它们很好地掌握和发挥了“制河权”的作用。所谓制河权,主要是控制、治理河流的能力和保护、利用河流的能力。这两种能力越高,文明程度就越高。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得不无道理,他认为,历史运行的基础是文明,而文明产生于挑战。文明的生长是挑战、应战、平衡,新挑战、新应战、新平衡这样一个发展过程。文明是通过活力生长起来,这种活力使文明从挑战、应战再达到新的挑战、新的平衡。 
对于东方国家形成的原因,恩格斯同样有过一段著名的论述:“同一氏族的各个公社自然形成的集团最初只是为了维护共同利益(例如东方是灌溉)、为了抵御外辱而发展成国家,从此具有了这样的目的:用暴力来维持统治阶级生活条件和统治条件,以反对被统治阶级。”
战国时期,经过兼并战争,黄河下游虽然只剩下魏、赵、齐、燕等国,但“壅防百川,各以自利”(《汉书?沟洫志》)的现象仍时有发生。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决通川防,夷去险阻”(《史记?秦始皇本纪》),对黄河进行了统一治理,才基本结束了这种状况。

凝望黄河,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几百万年前的时光洗礼,永不停歇的风把那些黄褐色土壤,变成纤细如面粉一般的漂浮物,而后堆积在一个广大的地区。那些细末如粉的土壤在水的搅拌之下,又迅速变成一种黄色的糨糊状,它们构成了黄河水最独有的标签。
这种现象于中国历史的展开,有好几重影响:因为黄土之纤细,可以供原始的工具耕耘,如木制之犁及锄。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由是展开联想,“周朝之开国,与推广农业互为表里,显然是得到这种土壤特性的裨益。于是在公元前1000年,中国社会即已在文化上表现出均匀的一致。它的基层细胞组织与小块耕地的操作结下不解之缘,也表现出家族的团结。”
对这样的团结,黄先生还进行过物理意义上精细的考证,通常河流的水内夹带着5%的泥沙已算相当多,南美洲的亚马逊河夏季里可能高至12%,而黄河的流水曾夹带着46%的泥沙记录。其中“一条支流在某个夏天达到难以置信的63%的含沙量”。
按理说来,有一个最好坐落于上游的中央集权,又有威望动员所有的资源,也能指挥有关的人众,才可以在黄河经常的威胁之下,给予百姓应有的安全。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患之祸几回闻?黄河引发的“黄患”,常常淤积河床,引发堤防溃决泛滥,大量生命与财产损失。况且,河流的水量在洪水间和枯水期变化甚大,潜在的危机尤甚。
这样的有效治理,正期盼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来实施。

易于耕种的纤细黄土,在黄仁宇先生眼里,能带来丰沛雨量的季候风,和时而润泽大地,时而泛滥成灾的黄河,是影响中国命运的三大因素。它们直接或间接地促使中国要采取中央集权式的、农业形态的官僚体系。
而纷扰的战国能为秦所统一,无疑,土壤、风向和雨量也是幕后的重要功臣。
自古以来,黄河把中华民族紧紧地连在一起。增强了民族的粘连度。一条河流往往横跨数国,河流有河流的生命,河流的流向和生存,自有其规律。它不会听从于行政区划的安排。所以,河流的治理,往往让执政者伤透脑筋。

亚述人的壁画在公元前9世纪就明确地告诉我们,骑马的弓箭手所组成的游牧民族,是如何威胁农耕民族的。北方的一些国家不堪其扰,只有筑其土壁而构成一座相连的城塞。
这样的军事要塞在秦始皇手里发挥至极致,万里长城构筑起世界上最长的国防线,其背后所透露出的,是“国防上的中央集权”是何等的必要。它更加说明,农业社会的官僚机构,必须置身于一个强有力的中央体系之下。
中国的农民和塞外的牧人,连亘了两千多年的斗争历史。成为历朝历代统治者的心腹大患,尤其是灾年灾荒的时候,马背上的剽窃者便会不由自主地袭击种田人。如此一来,零星的侵略可能扩大为战事,而战事一开,劳民伤财就在所难免。

先秦时孟子还颇有微词,只用了区区50年,他的观点和法家一致,赞成中国需要一个中央的权威。只不过秦始皇是以残暴的力量来完成帝国的统一,而孟子却还有兜售“道德上的移风易俗”。
纵观中华文明的发展历史,治水与文明之间同样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一部中华文明的发展历史,一定意义上就是与洪涝、干旱作斗争不断前进的历史,而黄河乃其中执牛耳者。诚如汤因比所言,自然的缺陷往往会激发人的精神和斗志,从而能克服这种缺陷所造成的影响。比如古埃及文明起源于尼罗河下游和三角洲地区干旱气候的挑战,古埃及人对干旱的挑战进行了成功的应战——通过利用尼罗河水的泛滥引洪灌溉,才在洪泛平原上构筑起文明的基石。
黄河的治理,自古让中国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团结,也使中华文明源远流长。
这是上苍和大自然给予的特殊眷顾?还是中央集权延绵数千年的必然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