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希拉里·克林顿为何跳出来反对TPP  

2015-10-13 12:18:12|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拉里·克林顿为何跳出来反对TPP
要知道,当年奥巴马高调宣布参与TPP谈判的第一吹鼓手正是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本人,她曾热情洋溢地将之称为“黄金标准”。既然如此,正在争取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内候选人提名的她,何以又突然对TPP上演一出“变脸”?奥妙就出在这“选战”二字上。
    10月6日,从美国高调介入起折腾了近4年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框架协议,总算“落地开花”,由12个参与谈判的国家在美国亚特兰大在折腾了3个延长期后签署。
    在不少人看来,TPP实在没有再横生枝节的理由:最近一次领头“闹出动静”的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此次都“配合”得很,一度因《贸易促进授权》(TPA)难产而弄得尴尬无比的美国,也因为参众两院的翻云覆雨,最终磕磕绊绊地打通了所谓“快速通道”,就算在运作之后TPP出现磨合问题,那也应该是以后的事才对。此时此刻,难道不该坐等“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满月的姜醋么?
    然而一个出人意料的搅局者出现了:希拉里·克林顿。
    当地时间10月8日,希拉里·克林顿发表讲话称“到目前为止”对“自己所了解到的内容不赞成”,理由则是“不相信TPP能达到自己所设定的高标准”。
    要知道,当年奥巴马高调宣布参与TPP谈判的第一吹鼓手正是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本人,她曾热情洋溢地将之称为“黄金标准”,竭力在全球范围内鼓吹、兜售。不仅如此,作为“战略重心转移亚太说”的最主要推动者和“价值观外交”的身体力行者,“国务卿克林顿”也曾十分卖力地突出TPP的“价值观属性”,2011年11月“美国的TPP”首次公开亮相,场合被煞费苦心地选在APEC夏威夷峰会开幕前夕,这一出“抢镜头”的戏剧性场面,和希拉里也不无关系。
    既然如此,正在争取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内候选人提名的她,何以又突然对TPP上演一出“变脸”?
    奥妙就出在这“选战”二字上。
    自中期选举后奥巴马实际上已在选举生活中“毕业”,无需再虑及选情,因此采取了“打闷包”的方法,只求这个可能成为自己总统任期“标志性成就”的TPP“总体过关”,因此10月6日签署的框架协定果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框架”,赞同或质疑各方所最关注的细节问题,包括所谓“对汇率操纵国实施报复”问题,农产品补贴问题,以及让加入各国遵循美国对复杂生物制剂更长知识产权保护期问题等都是如此。很显然,奥巴马希望借助“TPA快速通道”,让TPP趁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占据多数之机赶紧“蒙混过关”。
    然而最大的尴尬在于,反对TPP最有力、最坚定的工团组织恰是民主党的基本盘,正因如此今年5月12日美国参院表决TPA时才出现共和党议员多数投票赞成、民主党议员除一人外却全部投票反对的场景。如果说,在选战尚远、现政府仍是美国政治生活主角的阶段,一些民主党人还能“顾全大局”,捏着鼻子支持奥巴马和TPP一把,如今是选战期间,各参选者要不遗余力争当新的主角,他们当然必须顺应党内“票仓”的脸色——— 对民主党候选人而言,那就只能对奥巴马和TPP说“抱歉”了。
    如今在民主党各提名有力争夺者中,老资格的TPP反对者伊丽莎白·沃伦态度不言而喻,近来风头逼人的伯尼·桑德斯也未遑多让,一度匹马领先、近来却因“电邮门”等一系列麻烦声势受挫的希拉里若不顺应这一潮流,势必在这场争夺党内基本盘的关键斗争中居于十分不利的地位,毕竟TPP能推进到如今的地步,她希拉里·克林顿是脱不了干系的。
    不仅如此,许多人都相信,现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投入选战只是时间问题,他将是希拉里在本次选战中民主党内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拜登被认为和工团势力过从甚密,对TPP“不甚感冒”,却因自己的公职身份不便多谈,希拉里在这个敏感问题上“抢占制高点”,也同样是选战思维的必然产物。
    一些评论家指责希拉里“习惯性善变”,认为她此次在TPP问题上的“变脸”不过是故技重施,一旦通过党内提名,进入两党对决,就很可能再“变脸”支持TPP,以争取大多对TPP抱持好感的中间选民支持。甚至有人具体指出,“到目前为止”的微妙措辞,本身就埋下了日后反悔的伏笔———“目前之后”可以不认账么?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至少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前,希拉里·克林顿再玩一次“彻底变脸术”的可能性并不大。这一方面是因为民主党“铁票仓”的能量实在强大,又被奥巴马政府8年一贯制的“保护本国就业机会”、“让制造业回家”口号挑高了胃口,任何本党候选人都不敢在选战期间拿人气开玩笑。另一方面,共和党候选人在决选阶段不出意外都会强调符合其基本基调的自由贸易,民主党对手如果也唱同调便毫无杀伤力可言,在这种情况下,希拉里或别的民主党内竞争胜出者也势必不得不着重强调自己和对手在TPP问题上的不同点,以向选民们表达“选我们才对、选他们就糟了”的充分信息。    陶短房(旅加学者,知名专栏作家,国际政治、经济评论人)南方都市报  2015年10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