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抗战之鉴34(盟军鉴03):梁山机场,中美飞行员并肩起航  

2015-08-24 10:04:05|  分类: 2015抗战之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后方离日军最近的前哨 中美并肩起航
 
  梁山机场
  2015年7月29日,重庆市梁平县城郊的梁平机场(梁山机场),烈日下的机场跑道空无一人,两边的空地上长满了野草。
  这是一个被废弃了12年的机场。但在当地人的口中,它仍然叫机场,与它相邻的一条大道,亦一直被称为“机场路”。
  即使是当地人,也没有多少人还记得70多年前有一支特殊的军队驻扎于此,每天都有数量众多的轰炸机和战斗机从这里起飞,战斗在中国抗日的第一线。
  这支特殊的军队,便是中美空军混合团。虽然相比大名鼎鼎的“飞虎队”,成立时间不到两年的“中美混合团”在中国抗战史上的名气远远不及前者。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抗战后期中国空军最为核心的战斗力量。

抗战之鉴34(盟军鉴03):梁山机场,中美飞行员并肩起航 - 章夫 - 章夫@立此存照

 

  2015年8月24日 成都商报记者 陈舸帆 尹向东 摄影报道

  一
  机场,老兵
  即使是两个儿子扯大嗓门在他耳边说话,98岁的胡俊才老人也很难听清楚。
  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八角村6组与机场一墙之隔,胡俊才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不知道他的脑海中是否还存留着当年那些枪炮声轰轰的记忆,如今的他已是风烛残年。
  1944年,梁平机场的名字还叫“梁山机场”。4月底,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一大队二、三中队以及第三大队第七、三十二中队的空、地勤人员约300余人进驻梁山机场的时候,胡俊才20多岁,但已经是一个有着7年军龄的老兵。
  从参军的第一天起,他就呆在梁山机场。他见证了前苏联人、美国人、中国人在这座传奇的机场里并肩对日作战,也见证了这座传奇机场这几十年从诞生到废弃的每一个关键时刻。
  “我们都是六几年的时候,才知道他当过兵。”2015年7月29日,在八角村6组胡俊才的家里,胡俊才的二儿子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即使是后来,他也很少谈他当年当兵的事。”
  但有些事,是胡俊才永远不能忘怀的。在几年前重庆当地媒体对老人的报道中,我们可以拼凑出老人不平凡的一生。
  胡俊才,1918年6月出生,忠县人。1938年,胡俊才进入梁山空军三总站任养场夫(即护场兵),1941年提升为公役兵(即后勤兵),在三总站下面的有线通讯司工作。
  在这里,有必要对梁山机场的历史做一个回顾。
  1923年,梁山县(梁平县旧名)属军阀杨森辖区。那一年,杨森下令在梁平北门处新街口城郊北极塔河对岸的一片良田,修建了一个检阅场。1933年,刘湘下令扩大操场,修筑为飞机场。从此,梁山机场正式作为军事机场启用。
  1938年9月,梁山机场进驻9架苏联飞机,机场扩大一倍,成为大后方离日军最近的前哨机场,是抗日的重要空军基地。1944年4月底,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一大队二、三中队以及第三大队第七、三十二中队的空、地勤人员约300余人进驻梁山机场。
  1944年,由于梁山机场不能适应美军B-29重型轰炸机起降的需要,应美方要求决定扩修。中方征集附近7县民工50000余人,于1945年开工。扩建后,梁山机场建成一条长1800米,宽60米的跑道,并扩建了滑引道、联络道、停机坪等,成为当时在亚洲范围内最适合B-29起落的机场之一。
  1944年4月至1945年9月,驻梁山机场的中美空军混合团共有飞机52架进驻(其中驱逐机36架,夜间截击机2架,轰炸机10架,运输机4架)。
  随着中美混合团的进驻,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梁山机场成为中国军事史上著名的抗战机场,大批中美混合团的战机从这里起飞,拱卫陪都重庆、轰炸日军重要军事目标,二战后期,轰炸日本本土的战机也曾从这里起飞。

  二
  并肩,作战
  在中美混合团这支特殊的部队里,中国空军首次与美国空军全面并肩作战。混合团里大部分中国飞行员,都曾到美国接受完整的飞行训练,无论训练飞行时数、飞行技术,还是使用的飞机,都是当时最为领先。混合团轰炸大队Branch上校说:“在美国训练的中国飞行员,在素质与能力上与美国空军人员完全一样,可称为第一等。”
  中国飞行员们战斗精神之高昂,更令Branch上校难忘。在一次长江区域的战斗任务里的低空投弹时,少尉张天民发现几艘日本炮舰与运输船在三面环山的河边里躲着,他明知炮舰与三面山头上的防空火力足以使他的单机致命,但是无论如何,他俯冲下去了,并在一百尺的低空炸沉了一只汽轮。这种攻击等于自杀,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展开攻击,当场坠落阵亡。
  由于当时的每一架飞机都弥足珍贵,是混合团的中国飞行员即使在飞行时出现故障,如有一线迫降的希望也决不跳伞。第一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林济洋上尉,在一次任务中座机被敌机打坏了一个发动机,汽油管已断了一半,汽油也快完了,在这种极恶劣情况下林济洋与机长Carson上尉争论了20分钟之久,最后把飞机迫降于一处荒野之中。
  在抗击日军的辉煌战果背后,也饱含着中美混合团官兵的巨大伤亡。仅在1944年8月、1945年3月两次轰炸郑州黄河铁桥的战斗中,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就有3名飞行员被日军的地面炮火击中身亡。
  中美混合团第一大队三中队飞行员成都人张义声回忆,从1943年7月他从美国接受训练回国参战,8个月内,他所在的三中队就损失飞机5架,牺牲飞行人员近20名。等到八年抗战结束后,当年与张义声一起赴美受训的152名同窗好友,只剩下了一半人。
  在很多中美混合团的成员心中,梁山机场给他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回忆。
  原中美空军混合团第一大队长李学炎回忆:“1944年5月3日,我率7架B-25轰炸机,携带多枚瞬发信管500磅炸弹,从梁山机场起飞,出击驻河南日军。”他们先后轰炸了陕县、襄城公路上的日军运输队,中牟县日军浮桥,郑州以南日军装甲车队,许昌以南日军步兵1个连,骑兵2个连,“共击毁坦克5辆,卡车数10辆,敌死伤甚众,我们只有3人受轻伤。”
  据解放军国防大学编撰的《中美空军混合团战斗纪实》载,仅1944年5月至8月,从梁山机场起飞B-25轰炸机50架次、P-40战机110架次,对华北、华中等日军基地进行毁灭性轰炸。“他们几乎没一天空闲,南京、汉口、长沙、郾城、信阳、开封、新乡等,都是他们轰炸的目标。”
  作为中美混合团的主要驻地机场之一,众多空战英雄也与梁山机场结下了不解之缘。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的亲哥哥王光复当年是中美混合团第三大队第七中队中队长,曾驾P-40战机击落9架日机,他的飞机便是多次从梁山机场起飞执行任务。

  三
  民众,血泪
  中美混合团用血与火取得的赫赫战功背后,梁山机场和梁山军民同样功不可没。胡俊才老人的回忆里,除了中美混合团战机的轰鸣,还有梁山县及附近数个县民工的血泪。
  1945年那次对梁山机场最大规模的扩建便是老人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美军B-29重型轰炸机,亦称超级堡垒。1944年中美混合团进驻梁山机场后,由于B-29自身的重量加上降落时重达几百吨的冲击,梁山机场原有的跑道无论是长度还是宽度等都不适合B-29的起降。
  应美方要求,1944年底,中方决定抽调民工对梁山机场进行史无前例的大扩建。四川省政府派出梁平、大竹、万县、达县、开江、忠县等7县出民工50000余名,由各县县长任各县民工总队长,亲自督工。此次扩建工程从1945年初动工,开工不到2个月,正是春天疾病发生,民工生活极差,卫生条件恶劣,以致霍乱流行,死亡民工达3000多人。
  胡俊才回忆道:“修梁山机场时值大热天,一发病就没法控制。我学过医,知道他们患的是霍乱,掩埋前要撒石灰,一撒没断气的人就哇哇乱叫,隔好远都听得见。”
  梁平县公安局离休干部谢大鹏曾去过民工的伙房,“大筲箕里盛着糙米饭,无菜,即使有也只是一钵盐巴汤。住宿就更糟,县城里的庙宇、祠堂都睡满了,连街上都睡满了人。缺水,无法洗澡,粪尿乱流,怎能不生病啊。”
  即使如此,“那些民工的骨头真硬啊!”谢大鹏说,数万民工顶着烈日苦干,用锄头、榔头、扁担等原始工具在原先的跑道上挖开一两米深,人像蚂蚁一样排着长队把挖出的土挑出去,又把几里外开出的石块挑来填上,再由几百民工拉着比人还高的石碾子,把跑道压实。

  四
  胜利,结婚
  正是因为梁山机场所处的绝佳位置,梁山机场及梁山县成为当时四川除重庆、成都外日本空袭的重点。
  梁平县档案馆目前还保存着大量当时的历史档案。一份1939年12月26日由“梁山县城区警察所”向县政府呈报的报告中如此记载:“窃查本月十八日午前十一钟,突来敌机二十七架,由城东侵入市空,经八庙地段向北外银水庵、高板桥飞过,中间一带以及机场一部分,投掷大小炸弹一百六十一枚;旋于十九日又来敌机二十六架,由城西侵入市空,经北外机场向东飞行,其间机场内投掷大小炸弹一百四十六枚……”
  从1938年起至1944年12月27日止,日军出动近千架飞机,分81批次,轰炸梁山县及梁山机场,造成梁山县军民伤亡惨重。
  胡俊才老人回忆道:“这里是川东除重庆外炸得最惨的地方。机场夜航之初,没电,就点亮几百盏马灯,日本飞机像苍蝇见了血,一群群扑来,那个炸弹啊,就像落雹子,我好几次差点报销了。”
  直到中美空军混合团进驻后,情况才大变,“美国人一来就牵了电灯,不牵不行,他们的飞机太大了……日本人不晓得美国人来了,照样搞偷袭,结果我们的P-51,又叫‘黑寡妇’一上去,就干下它好多架。那之后,鬼子就只能挨我们的炸了。”
  胡俊才记得,1945年8月的一天夜里,“我们最先从美军电台里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都不敢相信。直到长官宣布后,大伙先是欢呼,接着一片大哭,都是七尺男子汉呀,为了这一天,梁山死了多少人啊!”
  1946年,老兵结婚了,妻子是当地一个农家姑娘。“那年结婚的人特别多,都说胜利了,该结了,再血性的男儿也该有个家了。”

  新闻背景
  中美混合团
  来历
  1943年美国空军驻华特遣队(俗称飞虎队)解散后,1943年10月,陈纳德从中国空军抽调飞行员,与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部分人员在桂林组建中美混合团(又称中美混合联队)。

  构成
  下辖第一、第三、第五共三个作战大队,每个大队下辖四个中队,每个中队又有四个分队,每个分队六架飞机。其中第一大队为轰炸机大队,使用B-25、B-29轰炸机。其他两个大队是战斗机(驱逐机)大队,早期使用P-40鲨鱼型战机,后来换为新式的P-51野马型战机。混合团指挥系统为双轨制,混合团(联队)司令由美国人担任,副司令由中国人担任,大队长以下至分队长各级指挥官, 均由中美双方各派1人担任。遇有战斗任务,则都由中美两国飞行员混合出动。

  战绩
  中美混合团自1943年成立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总计击毁、击伤敌机900余架,火车头470余辆,车厢1500辆,炮船7艘,船只800余艘,桥梁220余座,毙敌16259名,马4500余匹。

  后记
  98岁的胡俊才已经很难再去机场走走看看了。
  已是五世同堂的他身体每况日下,连最喜爱的曾孙子在面前蹦蹦跳跳,他也无力多看几眼。
  2000年,家里拆了老屋盖新房,他执意要用老料打一副棺材。这副棺材,一直放在家里,静静地等待着。
  2012年前,他还能喝点酒。2013年,他戒了烟。
  2015年7月29日上午,两个儿子将他从床上扶起来,在屋外坐了一会儿。大部分时间里他都闭着眼在静静地打盹。不知道在他的梦里,那些战火纷飞的日子还会不会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7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