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聂树斌案复查与否,都得防“舆论干预”  

2015-05-05 10:50:28|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聂树斌案复查与否,都得防“舆论干预”
4月28日,山东省高法举行了关于聂树斌案复查的听证会。听证会上申诉方(聂家)及其律师对聂案程序、实体证据提出了一系列质疑,原办案单位的公、检、法代表也做了反驳。这起案件,第一次有如此多的信息摆在公众面前。但听证会后却出现一些声音,或直称“案情已经逆转了”,或下结论说听证会上申诉方的证据不足以动摇原审的证据,而这些都构成另一个方向的“舆论干涉司法”。
  对于聂案这么一起全社会关注的大案,“水龙头不能只拧一边”,既要防止舆论“未审先判”认定聂案必须翻案,也不能放任另一种“未审先判”,对本该由山东高法做出的是否再审决定搞越俎代庖。两者都有悖于司法公正。
  得看到,这起复查听证会,是由被最高法指定复查此案的山东高法举行的,其目的在以更开放的形式、听取各方对于聂案的意见。最终决定是否再审聂案的,是山东高法,而不是听证代表,更不是舆论。
  另一方面,复查听证会还是一种“制度创新”,目前并没有法律的详细规定。如何保障听证机制的公平性,还要在实践中逐渐摸索。比如,这次听证会上,首先让听证代表看了一个小时的原办案单位提供的“案情介绍”,有没有“先入为主”、影响听证者判断之嫌?再比如,这次听证并没有“辩控双方”的交叉质询,在律师发表意见之后,即告退场,再由原办案单位来反驳,而律师没有回应的机会,这对话程序怎样才能更合理尚需继续探讨。
  说到底,既然负责全面复查此案并最终决定是否再审的是山东高法,那么山东高法就不应消极地对“辩控双方”的证据做出反应,而应全面查清听证会上曝光的种种疑点,还原聂案真相。
  一者,聂当初被认定是用花上衣“勒死”受害人,而所谓“真凶”王书金则供述为踹胸。问题出现在尸检报告上,当初只进行了头部尸体解剖,却不严密地称:“身体其他部位没有骨折”。到底死者肋骨有没有骨折?若骨折,就应证了“真凶”王书金的踹胸供述,几乎排除了聂作案的可能。这么大的疑点,山东高法应有全面调查,包括对已土葬的受害人开棺验尸。二者,花上衣到底是“绕”在死者脖子上,还是足以致命的“勒”在脖子上,这是听证会上的讨论焦点,也应该查明。三者,聂的死刑执行时间有没有作假?刑场照片中到底是律师说的雪地,还是法院说的沙地?……这些属实与否,又是否构成再审此案的理由?
  还有,聂当初被定了两个罪名——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听证会上,律师认为:定强奸没有任何证据,那个时代不做DNA也罢了,但聂案只有口供,没有发现精斑,甚至一审审理中,公诉人也承认强奸犯罪证据不充分。两个罪名,一个有问题(虽然不导致死刑),要不要启动再审?
  总之,对于是否再审聂案,只能由山东高法决定,舆论(无论哪一方)都无权越俎代庖。但对于听证会上曝光的这么多疑点,山东高法有责任逐个清查,这才不辜负公众十多年对此案真相的守望。徐明轩(法律工作者)2015-05-05  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