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亚投行中究竟有没有“特洛伊木马”?  

2015-04-06 19:28:43|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投行可不是中国的“面子工程”
 50余国家申请加入亚投行的惊人成绩震动了世界,但少数泼冷水的声音也随之而来,它们有一部分是国内舆论场的。有点冷风,未必是坏事,它有助于刺激人们在成功时刻的警觉,避免骄傲自大。
  然而对那些很荒唐的说法,还是要予以说明,以正视听的。
  比如有人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发起成立亚投行,宣称这是“虚荣”,对中国有害无益。一篇宣扬这种观点的网上文章认为,向第三世界国家投资建设的金融风险太大,中国应继续坚持把外汇盈余用于购买美国国债。文章大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放贷原则,而且说中国帮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是为自己的产品出口培养竞争者。
  写这种文章的人似乎懂点金融的ABC,会用一些术语,但对涉及国际多边金融机构的竞争,以及大国的实际成长历程像是一无所知。世界经济总体上遵从的是“政治经济学”,而不是普通经济学,对这点有关作者也像是懵懵懂懂。
屏蔽此推广内容  亚投行是国际关系在秩序层面的重要突破,这一点全世界都看清了。尽管它的后续意义并非是现成的,但这是个对中国非常有利的起点,各国政界和学界对此几无疑义。 
  亚投行不是中国的国际开发银行,它是国际多边金融组织,有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机制。包括欧洲主要国家和韩澳都进来投钱,如果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真是“烂生意”,莫非那么多国家的决策者都是傻子不成? 
  所有大国都希望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有尽可能大的发言权,能够在亚投行这样的国际多边金融机构坐“第一把交椅”,大家都梦寐以求。做这种“老大”当然意味着很多责任和麻烦,但收益也是成正比的,这是国际政治及经济领域的基础性逻辑。 
  许多中国人的对外心态通常来说自信不足,容易多疑,有时对成功也无所适从。一些人担心参加亚投行的国家太多,其中有些国际上的博弈老手,它们有可能忽悠我们,“宰”我们,由于我们缺乏经验,有这些忧虑应当说是正常的。 
  做大国需要学习,也要勇于实践。所有大国都交过“学费”,但什么都跟着别人跑,“学费”是不是更高?一次大战后的巴黎和会上,美国因外交不太成熟,其威尔逊总统被欧洲人耍得晕头转向。但美国很快一步步成熟起来。 
  有意思的是,前些年中国出口盈余赚的绝大部分外汇买了美国国债,受到舆论批评。国家也意识到那样做的风险,努力把外汇多放几个不同篮子。现在有了向外国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出路,这样的多元化又被质疑,而且这两拨批评者中,有一部分是同一批人。“为批评而批评”,似乎成了挺正经的营生。 
  在亚洲有的国家,中日就高铁项目展开激烈竞争。中国在向世界各地推广高铁项目时,竞争者一直如影随形,没有一处中国能够“白捡”。如果说这些项目都是“乱撒钱”“面子工程”,如何讲得通? 
  中国为促进本国企业走出去,成立了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国家金融引领本国企业闯世界,这是全球大国的共同经验,也是唯一符合当今世情的金融现实。二十多年的国际实践证明,这是中国迄今走得很成功的路线。 
  然而最后还要再说一遍,亚投行不是中国的“国开行”或“进出口银行”,它是政府间的多边金融机构,中国做它的“首席”,与对“进出口银行”大幅增资,甚至再复制它一个,完全不是一回事。亚投行成功聚拢人气不是为了虚荣,它具有重大政治意义。今后围绕亚投行必将有诸多挑战,但现有的成功就是成功,未来的成功需要我们尽最大努力去争取。2015-04-03  环球时报

亚投行中究竟有没有“特洛伊木马”
去年10月,包括中国、印度和新加坡等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很快它便引起国际上的广泛关注,得到普遍赞许,魅力四射。
  3月12日,英国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法国、德国、意大利和瑞士等众多发达国家也随即跟进。3月26日,韩国和土耳其也宣布要加入。截止到4月2日,亚投行的“朋友圈”已经扩展到了52个。美国和日本态度虽有“微调”,但仍在指手画脚,说三道四。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掌门人则明确表示支持和合作愿望。
  虽然美国对亚投行态度有所转变,但其负面因素仍最引人注目。它处境被动,在国内遭到很多批评。美国前世界银行行长和贸易代表佐利克批评美国政府对“亚投行”在政策和执行上犯了“双重错误”。他说:如果我还在世界银行,我会努力接纳“亚投行”作为合作伙伴。美国顶级经济学家贝格斯滕也指出:美国应该加入“亚投行”;中美应在“亚投行”问题上加强合作。提出“金砖四国”概念的美国高盛公司前主席奥尼尔也说,华盛顿站在“亚投行”对立面的做法,“尴尬”而“愚蠢”。美国媒体和智库也有不少类似的意见,认为美国应认清当前世界形势,不要老是自以为是;参与才能施加影响,站在对立面,只能自我孤立。
屏蔽此推广内容  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亚投行”之所以魅力四射,根本原因在于它是时代变迁量变进程加速发展、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变化催生的新生事物,是挡不住的时代潮流。“亚洲世纪”需要亚洲国家可持续性的快速发展,而亚洲国家基本上都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它们在基础设施方面,一般都比较落后或相对滞后,迫切需要巨额投资,而中国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在这方面先走了一步,现在有条件在资金、技术和项目等诸多领域发挥优势。这既是客观需要,也是互利共赢的大事。至于英国等发达国家为什么也青睐“亚投行”,英国说得很清楚:这符合(我们)国家利益。它们既需要良好机遇,也需要施加影响。因此,美国的压力也就不在话下了。 
  形势可以说是一片大好。但我们也必须看到,新生事物的发展不可能完全一帆风顺,不可能没有风浪和险阻。路漫漫其修远兮,“亚投行”仍需“上下而求索”。 
  目前,人们议论纷纷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思考和认真看待,并给予适当的回应和批驳。
  一、中国企图利用一票否决权控制“亚投行”,使之成为中国对外政策的工具;为了争取更多国家参加,中国现在放弃了“一票否决权”。所谓中国“放弃一票否决权”,这是个伪命题,目的是制造中国从一开始就想控制“亚投行”的假象。几十年来,美国利用“一票否决权”,一直控制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仍“当仁不让”。这不仅是很具讽刺意味的双重标准, 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抹黑中国。“亚投行”章程还没出来,美国就发“预警”了,岂不可笑!其实,中国早已明确表示,参加国多了,出资多了,中国愿稀释承诺要出资的份额。中国主张共商、共议,合作共赢;一花不是春,孤雁难成行。 
  二、美国强调“亚投行”“必须高标准”,日本强调要“最佳标准”。美国字典里的“高标准”,实际上就是“美国标准”。何来“最佳”标准?亚开行完美吗?不需要改革吗?这些,就连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学家也不同意。其实,没有什么“最佳标准”,只有“更好标准”。金立群说得好:“亚投行”将永远是一个公开、透明、包容的国际机构;它的核心理念是精干、廉洁、绿色;它将促进绿色经济和低碳经济的发展,实现人类和自然和谐共处。 
  三、参加国迅速增加了,大喜!“亚投行”吸引力越来越大,当然是好事,特别是诸多发达国家参与,很值得欢迎。它们历史的经验,有助于“亚投行”的发展,避免走不必要的弯路。但我们也不要“大喜过望”。有人说,有的国家可能是特洛伊木马,这不符合事实。但毕竟它们的诉求同发展中国家不尽一致,因此,如何包容,趋利避害,合作共赢,定要铭记,坚持奉行。 
  四、中国赢了,美国输了。这种论调既不符合事实,也十分有害。在“亚投行”问题上,中美并不是零和游戏。美国态度最近也有微妙变化。美国财政部某副部长日前称,美国欢迎“亚投行”来增强国际金融结构;奥巴马总统特别代表、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即又于3月30日紧急访华。一般认为,这显然与“亚投行”有关。希望美国有智慧认清形势,与中国合作共赢。(作者是前APEC高官、前驻外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亚投行不是世行的翻版
一个多样化的世界,既要容许世行与亚行搞“公益性”减贫,也要容许亚投行搞准商业投资。究竟哪一种模式、哪一些标准更有助于显著减少贫困与增进繁荣,能够做出裁判的不是那些高大上的辞藻,而是冷冰冰的经济规律。
  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2015年3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了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确认函。3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亚投行……支持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这也有利于有关国家从亚洲这个充满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获得更多经济红利。对于这样一件有利于各方的事情,我们欢迎大家共襄盛举”。
  根据规则,申请作为创始成员国的截止日期为3月31日。有曾经的世界霸主英国吃头啖汤,还会有哪些G7成员国赶末班车,“共襄盛举”呢?
  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总部设在北京。
  中国财长楼继伟介绍,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以GDP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方将持有最大股份,但并不一定要控股,“随着亚投行成员的增多,中国的占股比例会相应下降”,“如果各国认购得比较多的话,中方也可以把认缴股份比例降低”。
  中国主导成立亚投行,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经济上,“一带一路”的实质是中国输出过剩产能与过剩资本,助力亚洲国家走向共同繁荣。“一带一路”要由钱来带路,中国要么直接投资,要么通过亚投行投资,在大项目上后者更可取。道理是浅的。多边机制是“照规则玩”,更容易摆脱双边关系的种种波动,一个有效的多边机制比N个双边关系稳定性更好。
  政治上,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完全有资格、有能力也有需要牵头创设国际组织,以提升自己的话事权。上海合作组织由中俄联合牵头设立,但亚投行乃是中国独自牵头设立。有不差钱的沙特捧钱场,有老资格的英国捧人场,已彰显中国的威望。
  不过,英国入伙前没有知会美国,美国不高兴。这置传说中的“美英特殊关系”于何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解释说:“我们相信,任何新的多边机构都应把世界银行与地区开发银行的高标准包括进来”,“我们关切亚投行能否达到这些高标准,特别是在公司治理及环境与社会安全保障(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afeguards)方面”。
  那么,世行的“环境与社会安全保障”长什么样呢?2014年6月30日,世行公布《环境与社会框架》首个草案征询意见,一口气提出环保与社会十大标准,包括但不限于:劳动与工作条件,资源效率与污染预防,社区健康与安全,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对活的自然资源可持续管理,土著人群,及文化遗产等,均是强制性的(Mandatory)。
  这些标准是给想要通过世行进行项目融资的借款方准备的,是“为了识别、评估同项目相关的环境与社会风险”。“世行相信,适用这些标准,将支持借款方以对环境与居民有益的可持续方式减少贫困、增进繁荣。这些标准将(1)支持借贷方实现与环境与社会可持续相关的良好国际惯例,(2)帮助借贷方履行其国内、国际的环境与社会义务,(3)通过持续的利益攸关方参与强化项目的可持续发展结果。”
  读者或问:世行为项目融资设定了环保与社会十大标准,还都是强制性的,那么相关项目的盈利前景如何?直说吧,世行项目是“公益性”至上的:例如黄土高原水土保持,污染治理,公共卫生,公立基础教育及贫困落后地区的道路建设等,并不考虑市场与商业的逻辑,不考虑营利性。
  这是正常的。世界银行与亚洲开发银行本来主要致力于全球和区域范围内的减贫工作,是全球与区域政策性银行。只要股东不反对,世行与亚行尽可以推行上述的环境与社会标准。但“亚投行不以减贫为主要目标,而是要投资准商业性的基础设施,实现亚洲地区的互联互通”(楼继伟语)。美国民主党政府,要求亚投行也推行这些标准,就强人所难了。
  亚投行并不是世行的翻版,当然应该有自己的项目投融资标准。作为准商业机构,相关标准,除了有适当的政治考量之外,应该会遵循市场与商业的逻辑,而不会玩左翼小清新的那一套:环保主义、精致的民粹主义与福利主义等。
  不得不说,民主党执政的美国,要求亚投行奉行世银与亚行的环境与社会标准,乃是出于自由派的偏见。其实,有两个西方与两个美国,一个是保守派的,一个是自由派的。保守派接地气,讲求市场与商业的逻辑;自由派眼界高,最爱玩环保标准与劳工标准。英国保守党政府要加入亚投行,美国民主党政府反对,都不是偶然的。
  一个多样化的世界,既要容许世行与亚行搞“公益性”减贫,也要容许亚投行搞准商业投资。究竟哪一种模式、哪一些标准更有助于显著减少贫困与增进繁荣,能够做出裁判的不是那些高大上的辞藻,而是冷冰冰的经济规律。就让时间说话吧。2015-04-01  南方周末  陈斌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