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汪国真走远:多少人共同的集体回忆?  

2015-04-27 13:34:34|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国真走远:青春不死,只是凋零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写这首诗的人,叫汪国真。如今,他真的选择去了远方。4月26日上午10时许,微博认证为“诗人,宣传大使”的博主潘婷发微博称“诗人汪国真今凌晨两点十分去世”。
长叹人生百十岁,我恨人生六十载。微博上的这句话,很能反映受汪国真影响的一代人的心境。毕竟,他的离去代表记忆里那些熟悉的味道又淡了一分。微信圈里,“汪国真走远”的消息一遍一遍地刷屏,各种年龄层次的都有。这么来看,汪国真成了许多人共同的集体回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每个人都有青春,都有青葱岁月。与那些时间相伴的,除了躁动、不安与迷惘,大约还有些许干净、纯美的文字:语句的背后有一股直透人心的力量,比如汪国真的《热爱生命》。
初识《热爱生命》中的文字,不在书本上,而是在黑板上。2002年的秋天,我正上高二。把这首诗一笔一画地誊抄到黑板上的,是教我们数学的班主任。从某天早上开始,在黑板上抄一首诗或几个句子就成了他的必做功课。在初次的“遭遇”后,我很快拿出了笔和本子,由此开始了我的摘抄之旅。
渐渐地,文字的奇妙,就这样毫无声息地打动了我。而诗词中刻画的那些意象,如地平线、玫瑰等,也激发了一个懵懂少年远足和对感情驿动的心。机缘巧合,他的文字帮我打开了一扇门。进去之后,文字里的江湖开始变得活色生香起来。虽不是言必称“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对阅读量少的我来说,他的个别诗句已然成了“大头”。
上大学之后,除了和钟情的女生保持书信往来,也会在小说里天马行空地描摹关于爱情的想象。当时间最终输给了距离和地平线,我用“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的句子提气,同时又开始沉浸在“达达的马蹄声”中。到了后来,汪国真的诗就只能在泛黄的摘抄本里找到一鳞半爪了。
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虽然读了汪国真的诗,但一直没有产生“这是一个怎样的人”的想法。除了他的名字,我不知他的年龄、籍贯、经历……直到他真正走远,如潮的文字涌来,我才知道:哦,他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错落的时间里,我们同样在岭南,只是身居两个不同的城市。
2002年,我在湖南的一所学堂,而他在诗里。2015年,我客居岭南,而他在天上。我的青春,他曾经参与。“不论激越,不是宁静,我祈求,只要不是平淡”,看着这些熟悉的文字,我知道岁月正在远离,白云苍狗,世事多变。但诗词里的青春仍在,他们不老,只是凋零。南方都市报2015.04.27 墨攻


我为什么抛弃了汪国真的诗歌
华商报2015.04.27单士兵
这些励志标语已经无法再给我脚下注入任何力量,这些心灵鸡汤也已经不可能熨帖我的心灵,但是,并不影响我敬重汪国真。
昨天凌晨,汪国真因肝癌医治无效去世,享年59岁。在上世纪90年代,作为大红大紫的诗人,汪国真的诗歌风靡全国,出现在无数青少年的手抄本上,也堪称是影响过一代人的精神世界。
那个时候,在破败的故乡小镇中学,我精神自信的来处,生活浪漫的载体,很多是从《辽宁青年》、《女友》、《读者》、《知音》、《青年文摘》之类刊物上摘抄来“朦胧诗”,有的也称为“抒情哲理诗”,其中作者名头最大的,一个叫席慕容,还有一个就是汪国真。这些诗歌以及琼瑶小说,让我的作文文采飞扬,给女生的书信很有迷惑性。
记不得汪国真的诗歌占用过我多少本硬面抄了,这辈子,我对待作家的最高礼遇,也应该就是宁肯用针线将白纸订成作业本,也要省下钱来买豪华笔记本来供着汪国真的诗歌。中学毕业以后,我读大学中文系,接触到更多的诗歌,才知道在我读汪国真时候,错过了很多不一样的诗人,比如,海子、食指、顾城、北岛等等。他们有的卧轨自杀,有的放逐流浪,有的精神分裂,但是,他们的诗歌都活着,越活越有价值。
从那时开始,我慢慢抛弃了汪国真的诗歌。直到今天,我依然读诗,依然看小说。诗歌依然喜欢北岛、海子,但更喜欢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人,如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曼德尔施塔姆等等。小说早就不再读琼瑶了,依然还会看《红楼梦》,也喜欢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年》和《动物庄园》。现在我写的文字,也早就告别当年那种风花雪月和凌空虚蹈,转向关注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的言论了。
“我从来就看不上夸夸其谈的言论”,汪国真在前两年这样说。现在,因为汪国真的辞世,让我又想起这位自己青春时期疯狂迷恋过的偶像,于是,重新再找出他的诗歌,一个人静静地读,这是一种应有的缅怀,也是我的“致青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我承认,这些励志标语已经无法再给我脚下注入任何力量,这些心灵鸡汤也已经不可能熨帖我的心灵,但是,并不影响我敬重汪国真。因为汪国真和他的诗歌,是我们曾经真实的存在,是我们经历的时代,值得感恩。
文艺在过去年代的幼稚和浅薄,注定要被后来的理性和情怀所超越。我们曾经那么迷恋汪国真,也正是因为在那个年代,在经过标语化、口号式、脸谱化、高大全的话语表达之后,迎来朦胧诗、抒情哲理诗这些新的表达方式,为语言和思想提供了新的抵达可能。一个人,一个时代,要真正学会拒绝平庸,并不只在于经历平庸和认识平庸,更重要的是懂得感恩平庸,这是存在的意义。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可能会陷入新的平庸之中,变成一种更为可怕的虚伪,以故作高深姿态,再次失去自我。
更何况,尽管很多人不读汪国真的诗歌了,但是现在很多诗人也并没有做法国诗人瓦莱里说的那样,“凡是真正的诗人,必定是第一流的批评家”;尽管我们不读琼瑶小说了,但无数青少年又转投到郭敬明用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制造的《小时代》里面,我们也很难将他们拉回奥威尔的小说《1984年》。这就是真实,这就是现实。缅怀汪国真,我们更应该感恩汪国真曾经带来的改变,认清他和我们都未挣脱的现在平庸,懂得只有真诚面对过去,才能告别虚伪拒绝平庸,最终真正走出平庸。

  评论这张
 
阅读(9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