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悲剧:现代化都市为何“溃坝”?  

2015-12-21 22:23:41|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山体滑坡,谁在装睡?
山没有动,也并没有强降雨,一场巨大的滑坡事故就这样发生了。这是一场发生在最现代化都市里的“溃坝”。
12月20日11时40分许,深圳光明新区某工业园区附近发生山体滑坡,致22栋楼房被掩埋,涉及15家公司。据现场指挥部9点发布会公布的消息,深圳山体滑坡事件中失联人员总数已经上升到91人。国土资源部官微通报称,初步查明深圳光明新区垮塌体为人工堆土,原有山体没有滑动。人工堆土垮塌的地点属于淤泥渣土受纳场,主要堆放渣土和建筑垃圾,由于堆积量大、堆积坡度过陡,导致失稳垮塌,造成多栋楼房倒塌。
灾难的情形让人心碎。虽然这场事故仍旧被称为一场“山体滑坡事故”,但这显然已是一场不可能把责任推给山,或推给雨的重大灾难事故。地图显示,在山上的红坳余泥渣土受纳场,与山脚居民及工业园区,直线距离仅百余米。“人为受纳场在设立之初就应该经过周密设计”,一位地质专家表示,“堆多高、多大面积和土质等都要在考虑范围之内,盲目堆放就像小孩子玩积木一样,稍不慎就会发生滑坡。”它只能是一场人祸。当此处余泥渣土形成的一个不稳定体,并被不断地堆高,这样的一种“不良地质体”就成为一只日益负重的骆驼,那么等待“最后的一根稻草”就是附近居民埋伏已久的命运。

它甚至不是“突如其来”。报道显示,发生滑坡区域所属的深圳市绿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曾在今年1月提交《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报告提醒称,项目选址原为红坳采石场,由于采石场开采,造成山体植被严重破坏,弃土任意堆放,开采区形成大面积土壤裸露,造成水土流失严重,存在崩塌、滑坡危险,而“挡土坝发生溃坝风险主要是可能对北侧柳溪工业园和混凝土有限公司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影响,”并提出了部分应急建议措施。而且检索可知,至少从2013年开始,深圳的一些媒体,已经开始就泥渣“围城”及其隐患问题进行报道。
既然隐患早就存在,那么相关监管方面又是如何应对的?去年10月,红坳村村民曾反映过泥土车偷倒渣土问题。一到晚上9点多,就有很多超载泥头车排队倾倒泥渣,然后还使劲按喇叭,到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也是这样。光明街道办当时回复称,街道执法队表示将加强对该路段的巡查监控力度,进行查处。然而这显然没有杜绝违规倾倒。附近居民表示,除了附近的工程渣土,市区也有很多渣土在这里倾倒,每车收费250元,可倾倒10方土。该处倾倒场晚上倾倒结束之后,白天只有一块绿色的防护网挡住,没有防护措施对堆土进行支护。光明新区安监部门相关负责人也承认,事发原因初步断定是临时渣土受纳场违规作业。
监管失责,正是这场“人祸”的重中之重。在这其中,首先是对于存在城市之中的废弃采石场的管理问题。据媒体报道称,早在2007年的环评报告中,这一采石场就被描述为“无序开采、无规划设计”等等。其次是对于受纳场负荷能力的设计问题。2013年当地媒体就提出,深圳年产2600万方建筑垃圾, 受纳场库容却不足2000万方。最后则是对于受纳场及泥渣倾倒的监管问题。如此所述,垃圾已成围城之势,泥渣早已悬于顶上,但事故受纳场“每车收费250元”,违规作业的情况得不到制止,而当那个不稳定山体愈堆愈高,也没有相关部门对已经被物业公司报告的风险进行及时的警示与处理。
不论是环评,还是媒体,或者是物业公司,都曾经不断地在呼喊,然而它们终究没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个装睡的人,正是深圳市的相关监管部门。 凤凰评论 2015.12.21 杨耕身

深圳山体滑坡背后有无“人祸”魅影
12月20日上午11:40左右,深圳光明新区发生一起山体滑坡事故。据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透露,经初步核查,此次滑坡事故共造成22栋厂房被掩埋,涉及公司15家。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深圳山体滑坡第一时间即传遍网络各处,而在北京开会的深圳市委书记、市长中断会议赶回深圳,以及公安部消防局命令山东、云南消防总队搜救犬基地以及湖南、海南、广西、福建消防部队做好增援准备等等,各种碎片化信息凑一块,无疑透射出这次滑坡的严重性,更使得人们愈加操心救援进展,以及原因所在。
的确,深圳一向是以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形象示人,并不是一座“靠山吃山”的城市。尽管公开报道里,深圳近年已经发生过多次山体滑坡。但在这次山体滑坡后,人们依旧是不解和困惑:按说一线大城市人口密集,发生这样的事很不应该,规划应有环评和安全评估,有地质或环境危险也应提前预防和监控,山体滑坡发生在一线大都市本身就有些匪夷所思的成分;而根据深圳当天的天气预报,一场并不算大的雨断不是引发山体滑坡的主因,那么,山究竟是怎样滑下来的,人们急切希望知道真相。
在媒体的深入挖掘中,元凶逐渐指向了余泥渣土。据深圳特区报消息,“据光明新区安监部门相关负责人称,事发原因初步断定是临时余泥渣土受纳场违规作业,受纳泥浆漫溢,冲出山体,冲进靠近山体的恒泰裕工业园”。
余泥渣土?这是在开玩笑吗?这不是搪塞之词吧?固然,这仅仅是个初步断定,并非最终的结论,但要说的是,如何处置余泥渣土不能说是深圳的头等大事,但确确实实是很让深圳头大的事情。去年深圳媒体就有报道称,在多年的城市建设急速发展背后,是深圳仅有9座余泥渣土受纳场的残酷现实,根本无法满足轨道交通、旧城改造、再加上遍布深圳的地产开发项目所产生的余泥渣土,自2006年以来,深圳余泥渣土面临着严重的“排放难”。
从这个意义上说,警报早已响起,发生山体滑坡也并不算意外。虽然信息不多,外界很难判断这些渣土从何而来,渣土处理是否合法,又是否处于日常监管之下,但发生如此惨烈的事故,其间分明闪现着“人祸”的魅影。
深圳山体滑坡,这不是自然灾害,而是城市治理短板的一次报复,代价极其惨重。余泥渣土,自然是城市快速发展的产物和象征,但处置不好,也会成为城市发展的拖累,形成巨大的安全隐患,危及环境乃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这不是危言耸听,余泥渣土,是几乎中国所有城市的痛,只不过,当深圳面临的是更加突出的“排放难”,而大多数城市则头疼于疯狂的渣土车。但不管怎么说,总归都是余泥渣土乱象得不到根治的反映。
眼看着起高楼,眼看着疯狂的渣土车闯祸了,眼看着山体滑坡了。当余泥渣土不断呈现出来的极端景象,不是疯狂的渣土车,就是山体滑坡。所以,面对此次深圳山体滑坡,同样被余泥渣土所困扰的其他城市庆幸之余,更应该意识到,谁都没有资格像个没事人一样,做一个仿佛与己无关的旁观者,而需要为了那些无辜的生命,补齐这块短板,已然刻不容缓。华商报 2015.12.21杨鹏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