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贪官“墨宝”:抹不去的负资产  

2014-09-08 22:03:56|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贪官“墨宝”:抹不去的负资产
在公共场合留下自己的“墨宝”,似乎成了国人难以抑制的冲动。君不见,就连那些无名游客,在光顾一个景点时,也希求自己即兴刻下的“到此一游”成为景点永久的纪念。更不用说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或被雅兴所驱,或遭东道盛情劫持,或为刷权力存在感,留下了很多显示其身份和才艺的墨迹,成为公共场合的一大风景。
在当下官场,权力和书法都是稀缺资源。权力的稀缺,乃官场的常识,而书法的稀缺可能鲜有人知。本来,书法好不好,不是成就好官、能官的刚性条件。如果一个官员书法不俗,就可能给权力加分。有的官员,即便书法写得“对不起观众”,也爱在人流湍急的地方炫示,刷存在感。当然,并非是个官皆可到处写字的,只有达到一定权级,其墨宝才能出场。但也不是达到题字级别的官员皆愿意写字题词。这要看为官者的主观能动性了。在官场,有习字雅好者不在少数,且不乏功力深厚者,只不过他们才美不外现,不愿拿到公共场合展示罢了。
经常有媒体披露,不少贪腐官员有题字的嗜好。他们喜欢利用手中权力,用书法来证明权力,这是权力催情的结果。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在位时有“才子”之名,他有题字雅号,喜欢四处展示才艺。他落马后,江西许多“受害”单位都在忙乎一件事———撤下陈安众的题词。同为江西贪官的胡长清,也喜欢四处表演他的书法才艺,他的“墨宝”散见于他权力辖区范围内多个地方。坊间曾流行这样的段子:“男厕所女厕所男女厕所,东写字西写字东西写字”“东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北长清,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即便是粗人出身的王立军,在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期间,也禁不住权力荷尔蒙的冲动,题写“剑”、“盾”两个大字于重庆市公安局内的巨石上。
贪官们舞文弄墨,功夫在诗外。书法成色究竟如何,其实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书法背后的权力。贪官的墨宝之所以有市场,决定因素不在笔墨,而在权力。一旦权力出轨,贪官落马,其留下的墨宝立马成了负资产。权力终结之日,即是墨宝身价骨折之时。据媒体报道,“大老虎”周永康落马之后,其母校中国石油大学就为这位著名校友的题词苦恼,中国石油大学危机公关者竟别出心裁,用一个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这位校友的署名。这一遮挡术极具反讽意味,但颇具技术含量。相比之下,重庆市公安局内王氏遗墨的消失,则粗暴一些:他们直接将王立军刻在巨石上的“剑”、“盾”铲掉,只剩下光乎乎的石头。可见,重庆公安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王立军当年大权和大笔在握,何曾想过权力还会有踩空之日,更没想到他亲笔题写的“剑”与“盾”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我倒觉得,没有必要如此着急,这边贪官一落马,那边即忙着清理落马官员的遗产。不妨将贪官的“遗墨”作为另类文物留存下去,让公众一直观瞻下去。让这些“文物”存在,固然会污染公众的眼睛,但可以废物利用,将它们作为反腐的辅助教材,起到劝诫警示功用。见到贪官们存留的墨宝,可让人们不至于忘记:曾有哪些贪官干过哪些恶迹。毕竟,公众记忆是容易健忘的。贪官已去,然其物证尚存。借此,让贪官的名字不至于匆匆地从公众记忆中消失。从这个角度看,贪官们的负资产亦能反射出正能量。  2014年08月16日  南方都市报  张涛甫

争议官员题字,更要盯紧权力隐性腐败
据新华社报道,因刻意遮蔽其题词署名,并悉数清除该校新闻网上这位落马“著名校友”的报道,最近中国石油大学陷入舆论漩涡。舆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此现象,得出的结论也大相径庭。抛开个案当事人的际遇,媒体更关注的是,官员题字现象在当下其实颇为普遍,现象的发生机制和利益关系值得深入解读。
石油大学清除落马“著名校友”墨宝,其迫切和尴尬之所以被放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位校友的极大影响力。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在各地已经作为一种惯例被执行,上至中央大员,下至地方长官,官员一旦落马题字也就成为负资产。这看似不合常理,不过,若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在官员题字现象背后的逻辑体系中,不合常理的并不止于这类有着落井下石意味的清除行动。官员当初受邀题字所遵循的并不是艺术逻辑,从受宠到被弃,不合常理可谓一以贯之,早已成为官员题字的普遍规律。
官员群体中自然有书法爱好者,也有书法造诣颇高者,但艺术性终究只是其中一个考虑因素。衡量墨宝价值的主要是权力,官员权力越大,其墨宝的价值会越高。双方对于这种评价标准心照不宣,从官员个人的角度看,题字有利于显示其存在感,彰显并扩大社会名誉,不排除可借此权力寻租牟取利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就曾公开卖字,每幅标价3000元至6000元,有一幅字“润笔费”高达9万元;而从地方的角度来看,他们需要上级官员的荫庇。如果献出墨宝的官员位高权重,其作品自然有利于宣扬地方形象,并且塑造“朝里有人”的想象,这对于地方而言无疑是一笔无形资产。
借助题字这一媒介,官员和地方得以捆绑在一起,他们彼此俱荣俱损。官员飞黄腾达时,地方可以沾光;官员落寞甚至东窗事发时,地方避之不及。一种典型现象是,官员往往通过题字来展现他们的故乡情怀,完成对故乡的关照。毫无疑问,题字这种行为一旦沾染上权力就会变得不纯粹。在盛行权力崇拜的今天,有必要重视上述利益关系,继而审视行为的性质及其弊端。
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这种行为是否可定性为腐败?腐败的惯常表现无非是权力变现,官员利用职务大开方便之门,条件是得到一定的利益。过去披露的腐败大案中,经常会提到让人瞠目结舌的贪腐数字,反映在罪名上,诸如挪用公款、买官卖官等,它们展现出清晰的利益链条。官员题字这类现象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可能存在一定的利益关系,但问题是,这种关系往往极为隐蔽,它有腐败嫌疑,至于事实确定层面,无论是发现、认证还是取证等环节都显得极为困难。如果要对这种行为定性,它或许可视为一种隐性腐败,在当前的反腐格局中,隐性腐败向来给人以打击难度高的印象。
近年来中央层面出台了不少打击隐性腐败的举措,表现出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在十八大闭幕后不久,中央政治局提出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其中就包括不题词、题字的内容。值得注意的是,地方亦不乏这方面的明文规定,2013年底,武汉市政府修订了《市政府工作规划》,规定领导干部不能为地方活动或部门题词、发贺电。从这些规定中不难看出官方对官员题字现象的态度。官员通过书法来满足修身养性的需求无可厚非,但防微杜渐,针对题字腐败这种突出现象做一些约束还是有其必要性。领导干部当少一些炫耀书法的冲动,而对于地方而言,也应从一次次尴尬的清除墨宝行动中吸取教训,少一些权力崇拜。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