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高考不是世界杯  

2014-07-07 13:26:47|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不是世界杯
由于是对“好学生”、“好孩子”的肯定,媒体就以为能够肆无忌惮地宣扬“成功学”
有一个离异的中国女人,和一个德国男人结了婚,带着孩子到德国生活。她的孩子原本在北京上重点中学,成绩优异。她对德国的学制不了解,为孩子转学的时候,听说附近有所主干学校(Hauptschule),便望文生义地理解成重点中学(Haupt也有“领头”的意思)。征求丈夫的意见,德国男人说:没问题,只要你觉得适合、孩子也喜欢就行!于是孩子就上了那所学校。
德国中学分为四类:主干学校(Hauptschule)、实科中学(Realschule)以及文理中学(Gymnasium),以及混合前三类的综合中学(Gesamtschule)。按照中国人的看法,最好的中学无疑是文理中学,因为只有这里的学生可以上大学,成为政府领导和社会精英。其次是实科中学,学生毕业后去读大概相当于中国的大专,成为实业界人才。主干学校最差,孩子们上完初中就去读职业学校,成为普通技术工人。
给我讲前述故事的朋友也来自中国,他说不少主干中学就是工读学校或者少管所,好孩子一进去都学坏了。因此,等那个女子了解真相之后,她的孩子已经无可救药(否则,成绩足够好可以转到实科中学;成绩依然足够好,再可以继续转到文理中学)。
在中国人看来,身为丈夫的德国男人极不负责,毁了孩子的一生。然而,德国人对好学校的定义不同。并非能让孩子上大学的学校就一定好,“工读学校”就一定差。每个孩子的兴趣和能力不同,适合孩子读的学校,对于这个孩子来说就是最好。在那个德国男人看来,最了解孩子的是母亲。母亲决定上主干中学,当然没有问题。他的错误是没有帮助妻子了解德国的学制。不过,他可能也很难照中国的思路来介绍。
有点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小学读了四年之后,孩子们就根据校长推荐和家长意愿,进入不同的中学,走上各自的人生之旅。写推荐信的校长岂不是权力大过天,日日数钱数到手软?或者家长想必死乞白赖也要让孩子上文理中学,给他们留下上大学的机会?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校长说孩子未来适合当技术工人,家长就会为有那样的中学(主干学校)给孩子上而高兴,除非他认为校长明显判断错误。
当我和一个德国朋友聊起这个话题时,他说自己曾经在伦敦住了几年,深刻地体会到德国教育制度的优点。比如,家里下水道坏了,在德国很容易找到非常懂行的专业人士,英国却未必如此。有不少论者认为,这样的学制保障了德国拥有大量技术过硬的产业人才,也是它在欧洲债务危机中独领风骚的原因。
即便对国家有好处,但是对于个人是否公平呢?或者说,德国孩子的小学,会不会像中国学生准备高考一样,每天都在紧张的竞争中度过呢?恰恰相反,他们只上半天课。按照中国学校的标准,这半天课里,也差不多什么都没学。小学二年级的数学水平,还比不上中国某些幼儿园。他们长大后却文理都好,摘取了诺贝尔奖的一半,显然又跟此时的“什么都没有学”相关。
中国孩子奔命似的赶高考,是因为上过大学和没上大学、上重点大学和上一般大学的人生差异太大(除非你有显赫的资本)。不仅收入和社会地位有别,而且各种歧视和欺凌让底层社会倍感受伤。德国社会当然也有阶层区分,精英阶层掌控着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然而,相对来说,产业工人并没有受到生存及尊严的压迫,以致发誓要让下一代脱离不公平的环境。他们的收入未必比一个教授的少,而且比教授准时下班,下班后可以只喝啤酒看足球。
中国高考结果出来之后,高考状元(又称“学霸”)、尤其是被欧美名校录取的学生成为各地媒体的报道重点。由于是对“好学生”、“好孩子”的肯定,媒体就以为能够肆无忌惮地宣扬“成功学”。这在别的国家难以想象。假如德国媒体大肆吹捧入读文理中学的孩子,主干中学的孩子恐怕会提出抗议。中国媒体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这对那些主动或者被动选择另外道路孩子来说,就是一种贬低和歧视。在别的领域,尽管媒体以报道成功人士为主,但是也会多少表达一些对于弱势群体及底层社会的人道关怀。
高考并非是一场世界杯足球赛,只是为了竞赛和娱乐,而是关系到更加真实与漫长的人生。多元价值和不同的选择应该受到一视同仁的尊重。
和我谈论教育问题的德国朋友,自己倒是受过很高级的教育,而且在一家世界级大公司担任重要职位,有着傲人的收入和社会地位。然而,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公司让他少上班少挣钱,理由是“没有时间陪家人”。可是他每周都要花时间去学校做义工,帮助那些学习困难的孩子。他认为,这些孩子应该得到社会更多的关怀和帮助。 卡乎  2014-07-04  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