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狗肉节争议的焦点是“节”而不是“狗”  

2014-06-24 12:45:24|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肉节争议的焦点是“节”而不是“狗”
    广西玉林的狗肉节在争议声中开节了,这个近年来一年一次的节日又一次引起爱狗人士和吃狗肉者的争执。前者说,狗是人类的朋友乃至伴侣,可以看家护院,可以导盲,可以成为人类的宠物,怎么能杀而食之呢?后者说,你们难道不吃猪牛羊吗?这些不都是动物吗?而屡屡发生的恶犬伤人事件,特别是媒体近日报道的河南新野农妇为救男童勇斗藏獒的消息,更成为反击爱狗人士的一个重要依据。有媒体评论说需要沟通。其实,争辩双方都可以找到许多支持自己的论据。但各说各话,是很难取得共识的。
    世间万物,人是第一位的。而人类中的多数,或许都不是素食主义者。同许多人一样,笔者也不是素食主义者——从不养狗,而且非常反感一些养狗者不讲公德,让其随地大便也不处理;更不满个别人对狗看管不严,造成伤人事件。我也认为一些爱狗人士采用威胁的手法不仅过分,而且有触犯法律之嫌。但是,这些理由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鼓励无所顾忌地用各种手法大规模虐狗杀狗,并为此高调地掀起一场盛宴和狂欢。
    人类社会发展到现阶段,如何对待动物,已成为社会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同许多无脊椎动物相比,脊椎类动物中的哺乳类动物,则是智商相对较高、感知最为灵敏的动物。如果人类为了生存与发展,为了生活质量的提升,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需要宰杀和食用各种动物,特别是哺乳类动物,那也应该尽可能以相对文明的手法宰杀它们,尽可能减轻它们死亡时的痛苦。如早在30多年前,许多发达国家的生猪屠宰场就采用了听音乐、淋浴、电昏(相当于麻醉)、直刺心脏这样全流程的生产线。这不是虚伪,而是文明。当然也有很多猪至今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仅就哺乳类动物本身而言,也是有差异和需要区别对待的。大量繁殖或养殖的动物与濒危动物不一样;普通家畜与伴侣动物不一样。如以食肉为目的而饲养的猪,与智商相对较高、可以看家护院、可以成为人类伴侣的狗,其对人类的情感、作用和人类对它们的情感、使用,也都是有区别的。即使在有吃狗肉传统的韩国,年轻一代的看法、做法也在转变。
    当然,玉林吃狗肉的传统也延续了几百年,世界上如宰牲节这样的传统节日也还在延续,有的国家还在不顾禁令坚持捕鲸,但立足中国、放眼世界,鲜见哪个国家和地区、民族,在21世纪的今天,还高调地新建并隆重推出一个以大规模宰杀聚餐某种牲畜为主要内容的节日。几百年的习俗一时难改可以理解,逆世界文明大势则确实不该。所以,狗肉节引发争议的焦点不是“狗”,而是“节”。
    时至今日,我们已很少见到未经检疫和处理的整猪在柜台上出售。而那些满大街满柜台形状各异、面目狰狞的死狗,确实令人恐怖。没有经过检疫,没有规范处理,其食用是否足够安全?但为此建立起狗的屠宰、检疫、加工、处理的生产线,可能性又有多大?所以,即使从食狗者自身的安全考虑,也该有所节制。 潘璠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6月24日   02 版)

“狗肉之争”:我们为什么不会讲理
严辉文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06月24日   02 版)
    6月21日,农历夏至,广西玉林“狗肉”消费高峰如期来临。玉林人觉得在夏至吃狗肉、啖荔枝是祖辈传下的风俗,既没犯法也没影响别人;护狗者则认为猫狗等是伴侣动物,吃狗不仅不文明,而且来源可疑,其背后或存在盗贩杀狗的黑色产业链。从爱狗派与食狗派的唇枪舌剑,到如今部分爱狗人士与当地商贩的当面争执,甚至爱狗人士与食客发生斗殴,这些对抗使这场关于“狗肉”的争论远未了结。(《中国青年报》6月23日)
    “狗肉之争”可以说是社会转型期的一场极为正常的争论,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在野蛮时代或饥馑年代,虽然人类也可能隐隐地分为爱狗派和食狗派,但人们恐怕远没有能力也没有闲心甚至觉得没必要去争论这种奢侈的问题。“狗肉之争”当前之所以变得众口嚣嚣、旷日持久,首先是因为社会发展使得物质更丰富、社会更文明、观念更多元。
    “狗肉之争”中,爱狗派和食狗派各执一词,很难说谁更有道理,也很难拿一方的理去灭另一方的理。爱狗与食狗的争议中,即使存在着文明的差异、素质的分歧,也是一场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的争议。有些事情,如果主张者太过于执著太陷溺其间,反而不如局外人看得更清楚。在这场争议中,一些人的看法就比较理性平和,比如必须承认,从总体上看,狗既是伴侣,又是食材。
    狗狗不同,言人人殊。争议原本没有错,一般说来,文明争议的走向应该是充分的沟通和对话,是行动上的节制礼让。比如人们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设身处地、推己及人,甚至己所欲勿施于人。如果争议过后,爱狗的人除了爱狗还更爱人,知道在爱狗养狗的同时,也容忍别人不爱狗甚至讨厌狗的自由,或许能与非爱狗派和谐相处,也能在爱狗方面找到更能影响人和吸引人的办法;食狗派则不再只作为饕餮者而无视动物保护动物福利动物尊严,那么,这场“狗肉之争”就是有价值的。
    孰料,“狗肉之争”让我们看到的是爱狗派与食狗派激烈对抗的种种狗血剧。据称除了吃狗之外,玉林的部分商贩还虐狗,场面血腥。后又有传言称,此系为了示威而进行的人为策划。部分爱狗人士也行为过激,一些人采取电话骚扰、威胁的方式,甚至打砸狗肉经营场所,显示出不应有的暴力倾向。
    为什么对话不成反而走向了对抗呢?这显示出,在当下,说理的能力不够,说理的平台不多,说理的机制不足,以至于有道理的事情有时也变得没有道理,讲道理的事情变成了逾越道德甚至法律的门派“比武”。在社会转型期,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广场舞之争、强拆之争、PX项目之争、环保诉求之争等,有些争议之所以最终走向了不那么和谐的结局,恐怕与我们没有学会讲理、没有学会在服膺真理的基础上以理服人或以理服己,有很大关联。过去有些争议中,权力和资本等社会强势力量比较喜欢在讲理不充分或对话出现僵局时,草率选择强力打压,也对一些社会争议的走向和运作形成了不良示范。而从这个视角首先开始纠偏,对于能否提升我们时代的讲理能力,是尤为重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