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唐慧案背后是一个复杂中国  

2014-06-14 14:27:59|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慧案背后是一个复杂中国
唐慧已做好再度上访的准备。因为强迫她女儿卖淫的主犯,看来会继续活下来。二审的死刑判决,已被最高法否决。有人开始在微博上弹冠相庆,有人则忍不住呸一声。围绕唐慧,大家的争吵已经够多,接下来还会继续口水翻飞。
从目前所暴露的证据看,被告人所犯罪行的确没有严重到应处死的地步。无论唐慧个人是否能接受这个现实,“慎杀”语境下的中国司法实践,其实早已确定好了这个结局。一、二审的死刑判决,程序和实体上均存在严重问题,注定将成为中国司法审判史上颇为不堪的记录,只是因为之前舆论聚焦此案时,关注中心仍围绕在唐慧和媒体是否影响司法上,却将真正的司法主角责任淡化。
从舆情的角度,脸谱化的角色塑造,更有利于传播。唐慧此前的暴得大名,就得益于“伟大母亲”式的媒体形塑,以至于遭遇反弹后,新的叙事视角仍摆脱不了旧维度,一桩幼女被迫卖淫案的审判,也几乎成为唐慧独舞的舞台。其实,焦点不在唐慧,在检察院和法院!
一个偏执且惯于说谎的上访者,能被包装成正义使者,这当然是一种扭曲舆论生态下的产物;能够将指定援助律师、上诉不加刑等基本原则都剥夺,进而判决被告死刑的一、二审法庭,又得有多奇葩才做得到?在围绕判决所产生的博弈中,唐慧、媒体、被告、公检法人员乃至出于维稳考量的官员,都共同参与了这个非虚构作品的产生。它像一个怪诞的魔幻现实主义杰作,用夸张的笔法彰显了个案审判的不义,但却又在这个过程中,神奇地废止了劳教恶法。
我们总试图描述出一个简化的中国,但事实上,真相往往永远都比“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文人所呈现的复杂。推动社会进步的,未必都是道德意义上的好人,明乎此,就没必要在过高或过低评价唐慧上大做文章。
同样道理,在最高法的不核准死刑裁定做出之后,也先不要急着给予掌声。要知道,在此之前,湖南省高院和永州中院之间来来回回几次发回重审。如果在最高法的裁定符合我们的正义标准时,表示“尊重司法”,那在遇到枉法判决时,我们还要不要“尊重司法”?而如果“尊重司法”已是一个选择性的价值标准,那以此为旗帜的意见领袖怎么可能会不陷入智识分裂?
唐慧案当然是中国复杂社会的一个缩影,某些地方政府维稳博弈下的政治干预,司法判决的随意性,对抗者的以恶制恶以及媒体选择性地偏颇叙事。它具有多重的丰富性,每一个关心国是者都不免基于自己掌握信息的多少和价值排序,而对其进行简化处理,这个时代有多大局限,它的参与者就有多大局限,你我都不能挣脱于此。  2014年06月14日  华商报  韩福

唐慧继续上访,纠结中依然相信法律
6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唐慧女儿案”两被告人周军辉、秦星送达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不核准周军辉、秦星死刑,将案件发回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得知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结果,唐慧表示,结果对她打击很大,她将继续上访,并准备聘请律师(6月13日《成都商报》)。
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死刑,这并不是最终结果。“唐慧女儿案”周军辉、秦星等被告人最终将受到怎么样的处罚,还有待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重审后判决,然后再次依法报经最高法核准。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事人唐慧也好,关注与关心此案的公众也罢,我们都应该充分相信法律,相信法院自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然后给我们的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
按理说,周军辉、秦星等人的犯罪事实已定,而且相关法律条款也是白纸黑字。就算唐慧不上访,案件也最终能够得到合理的审判,相关被告人也将得到法律的严惩。
唐慧之所以称,将继续上访,重走维权之路,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周军辉、秦星未被核准死刑,让其无法接受。但事实上,促使唐慧决定再次上访的,显然还是其对法律公平与公正的怀疑。尽管唐慧此前上访时一再称:自己是相信法律的,坚信法律会给自己一个公道。但事实上,唐慧甚至很多公众,从心里对法律依然是不信任的。当然,这一方面来源于唐慧自身的危机感、不信任感过强。但更重要的问题显然在于,法律真的值得唐慧无条件地信任吗?特别是当案件的一方是唐慧之类的平头百姓,而另一方却是有着权钱等能量的被告人时,法律能否真正站在客观与公正的立场之上?会不会出现“欺实马”之类的问题?
对此,唐慧用“再次上访”的决定告诉了我们,她是信任又同时是不信任法律的公正与正义的。特别是其在遭受了上访被劳教等一系列的不公正待遇之后,其对法律、对法院等的情感,一直处在纠结之中:即一方面其需要依靠法律和法院等司法部门,另一方面又极其担心法律和法院等部门会站在被告人的那一边。这显然才是唐慧欲重回上访路的关键和真正原因之处在。
这种公民对法律规定、对公平公正的不信任感,折射出了法律在执行过程中难以始终保持客观、无法真正尊重事实等弊端。换言之,唐慧再上访是本着怀疑的态度再次相信了法律,那么法律该如何修正自我、客观执行,该如何将公正与正义放在首位,该如何让唐慧们打消相关疑虑,不再用非正常的手段维权,不再企图用上访来表达对法律公平与公正的这种介于信与不信之间态度和情感?显然,这些才是最值得我们关注和反思之处。 2014年06月14日  南方都市报  刘鹏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