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乌克兰从“平衡木”上跌落  

2014-02-25 16:32:36|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克兰从“平衡木”上跌落
没人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这是结束,还是不确定的开始……没人知道,乌克兰的明天能否继续保持平衡……
 
  戏剧性变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乌克兰研究室主任何卫对乌克兰发生的一切都连表惊诧,更别说普通民众了。
  23日,乌克兰议会宣布议长图尔奇诺夫在新总统选举产生前履行总统职务,以取代前一天被宣布“自动丧失职权”的亚努科维奇。
  22日上午,乌克兰议会召开的特别会议,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戏剧:议长因“健康原因”辞职,第一副议长也宣布辞职,总统亚努科维奇所在的地区党议会党团又有多名议员退党。反对派领导人迅速掌权,并旋风般地宣布总统亚努科维奇“自动丧失职权”,还宣布于5月25日提前举行总统选举。
  这样,21日刚刚签署的协议在22日就变成了一张废纸。
  在21日,总统亚努科维奇刚刚答应祖国党、打击党、自由党3个主要反对党领导人提出的一切要求,包括从签字起10天内联合组阁并成立民族团结政府,开始宪法改革,通过新的选举法等等,以期能结束近3个月来的乱局。协议签字后不久,乌克兰议会投票赞成恢复2004年宪法。这意味着议会和政府的权力将扩大,总统权力将被削弱。
  但谁都没想到,这不是结尾,而只是个开始。
  22日的变局,被总统亚努科维奇用“政变”来形容。当天离开基辅到哈尔科夫“视察”的亚努科维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强调,他是合法民选总统,不会辞职,不会离开乌克兰去其他地方。
  但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棋子的悲剧
  乌克兰危机,根源于内,外因助推。
  此次政治事件的导火索是2013年11月乌克兰政府拒签与欧盟的协定,被反对派和西方加以政治解读。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乌克兰在加入欧盟这一问题上犹豫不决,也与一系列国内因素有关,其中最主要的是东西部地区的隔阂。”何卫解释,“东南部地区与俄罗斯关系比较密切,西部地区靠近欧盟,与欧盟亲近。”
  从1991年独立起,乌克兰在独联体乃至整个欧洲大陆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变得十分扎眼。论实力,乌是独联体内的第二大国;论地理,乌则是俄罗斯柔软的“下腹部”,并握有俄传统的战略通道——黑海出海口,是俄与西方之间举足轻重的“缓冲区”。
  正是由于特殊的地缘条件,注定乌克兰成为别国密室交易的对象。西方和俄罗斯都希望自己中意的政治势力执掌权柄,影响乌克兰的外交走向。
  如果说,2005年尤先科和季莫申科通过“橙色革命”上台让西方占了上风,亚努科维奇的上位则是俄罗斯的胜利。如今乌克兰的变局又让西方国家抢了先手。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教授认为,外部因素在此次事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在事态扩大之初,美国就嫌欧盟干预不力,只能喊话。军方在形势不明之前,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与埃及的情形相似。”
  在事变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与西方国家进行了沟通,“想在现有的政府和法律框架内解决乌克兰危机,不希望事情恶化、失控。” 北京师范大学亚欧研究中心主任、政府管理学院李兴教授解读,“但从事态的发展来看,西方和乌克兰反对派是不以俄罗斯的意志为转移的。”

  不停循环的宿命
  有评论人士这样说:“颜色革命”是一条不归路。的确,“‘颜色革命’使乌克兰各派政治力量和乌克兰东西部地区的裂痕进一步放大。近10年来,乌克兰政治家和民众并没有成功地缩小这一裂痕。”何卫说。
  向东?还是向西?这个老问题不断考验着乌克兰政治家和老百姓的智慧,不断撕扯着东西部的裂痕。正是因为这种裂痕,“走一条什么样的外交路线”始终决定着库奇马、尤先科、亚努科维奇这几位总统的个人政治命运起伏和乌克兰的国运兴衰。
  亚努科维奇曾说过,夹在西方和俄罗斯两个巨人中间的乌克兰不想将两个发展矢量对立起来,而是将两者结合。但在俄罗斯和西方两大“巨人”间搞平衡,谈何容易。
  “反对派领导人没有足够的威望来出任领导人,只能抬出季莫申科。”沈丁立分析。“现任总统面临的困境也是下一任总统面临的问题。”因为两方势力旗鼓相当,议会势力也会发生变局,“季莫申科的原罪问题如果被反对派提出,政局还是会动荡。”
  这点李兴也认同。“季莫申科如果当选,不仅要维系国内的平衡,也要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搞平衡。困难很大。短期来看,乌克兰的问题无解。”
  至于乌克兰是否最终会加入欧盟,两位专家有不同的见解。“乌克兰最终会走向欧盟。只是西方由于实力不济,没能让他更加坚决。但即使加入了欧盟,乌克兰也不会得到平等对待,作为穷国,只能遭受歧视。”沈丁立认为。
  李兴恰恰认为,乌克兰亲近俄罗斯得到的利益可能更实在一些,如能源、经济方面的,俄对乌克兰很重视,乌可在独联体坐第二把交椅。乌克兰加入欧盟则会成为其近30个成员国之一,地理上相对偏远,会受到不平等待遇。长远或许有益,特别是在法治、人权方面。这就有点像是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搞抉择,玩平衡,不幸的是乌克兰很容易走极端。 《 人民日报海外版 》(杨子岩  2014年02月25日   第 06 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