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无法治化保障的标准执行太难  

2013-10-14 11:24:21|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法治化保障的标准执行太难
国家标准委等部门近日正式批准发布35项国家标准,其中广受关注的是新修订的《出租车运营服务规范》。然而,在被打车难困扰多年以后,很多人对 “乘客上车前出租车司机禁问目的地”等标准得到执行心里很没底。
  标准是一种共识和底线。加强标准化工作曾被中国视为应对现代化、国际化的必要手段。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长期致力于“国标”(GB)的建设,已经基本形成了体系化。但就整个中国社会而言,标准的制定与执行往往存在脱节,人们对标准的忽视态度和侥幸心理,使不少“国标”变为白纸,成了整个中国社会粗放一面的最好注脚。
  纵览海外国家标准制定的经验,其制定主体一般比较多元化,多以企业或行业为主力,政府居于协商者角色,牵线搭桥,从而确保社会有需求就有标准的快速反应机制,保证从制定到执行有效衔接。以美国为例,美国既有法律授权的国家标准技术研究院(NIST),也有社会团体性质的国家标准协会(ANSI),他们长期共存,各有侧重,分工合作。与之相比,像ANSI这样的组织在中国尚属新鲜事物,很多标准要么政府印记太重,要么受个别企业影响太深,很难被落实。
  值得强调的是,在“国标”的建设方面,目前仍然缺乏一部统领标准工作的“宪法”,强制性标准、倡导性标准和示范性标准的法律地位不明,“国标”与“地标”尊卑关系也不明朗。由此引发出近年来一系列争议,如“毒胶囊事件”、“农夫山泉标准事件”等。此次新出租车规范,网民觉得看起来如童话,明显就是对法律保障机制的信心不足,不相信该标准能会成为行业“底线”。标准的法治化,是标准化工作的基础工程,无此基础工程之有力保障,标准步入科学化轨道,恐难以实现。
  对于一个致力于现代化的国家而言,标准应在社会领域“无孔不入”。然而这种无孔不入不仅需要鼓励公允的民间力量有效参与,更需要高度法治化的保障,否则“无孔不入”的真实一面就是中国社会的“千疮百孔”。2013-10-14  环球时报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和静钧
  评论这张
 
阅读(20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