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能不能“弹劾”老师  

2013-09-19 11:27:11|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能不能“弹劾”老师
因不满老师太凶,上课语速过快,9月13日,福州教育学院附中初二(11)班上演了一幕学生“弹劾”老师的场景:教英语的何老师刚走进教室,一名陈姓同学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喊道:“不喜欢上你的课,对你不满意。”随后,陈同学说,赞同他意见的同学举手,不少学生举了手。何老师掉头就走。班主任说,学校将处分“闹事”学生。(《海峡都市报》9月17日)
说来惭愧,我也曾被学生“弹劾”过。我曾在一所县中担任两个毕业班的语文教学,兼做班主任,同时担任学校文学社的指导老师。某学期初,当校方宣布我为理科班班主任后,由一位小个子的女班长发起,同学们给校长写了封联名信,不希望我担任班主任,理由是我既教两个毕业班,又要带文学社,忙不过来,只希望我教他们语文。校方接受了学生的建议,撤了我的班主任。为此,我写了篇《我被学生炒了鱿鱼》的小文章,表达了对学生选择的尊重,同时阐述了对学生权利的看法。文章发表后,被校长看到,拿到教工大会上宣读,表扬了我的“大度”。
说实话,当获悉自己被学生们“弹劾”后,最初心里确实不舒服,但转念一想,又不禁欣赏起他们的行为来。自从有了学校教育,似乎就形成了这样的规矩:只允许教师选择学生,不准学生选择教师。校方一旦指定某老师执教某班,学生就得无条件接受,哪怕其课上得再差,学生也不敢行使“弹劾”权,建议校方调换老师。
亲其师才能信其道,学生只有先认可了老师,才能相信其所传授的知识和道理,如若不然,他们就难以有效地接受教育。换言之,让学生短则一年长则三年,硬着头皮听一位不受欢迎的老师上课,不仅难受,还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学习成绩。作为受教育者,这算不算权益受损?
可悲的是,校方和教师往往认识不到这点,总认为学生是在“闹事”,要给学生以处分。
暂不知福州教育学院附中会给陈同学等“闹事”学生怎样的处分,我想提醒校方一句:这不是“闹事”,而是在表达他们的诉求。虽然表达诉求的方式不太妥当,但诉求本身没错。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4条规定:学校应当尊重未成年学生的受教育权。受教育权具体可分解为就学的平等权、受教育的选择权和上课权等方面。陈同学他们“弹劾”老师,其实是在表达他们的平等权和选择权。
就算表达方式有不当,仍不足以挨处分,因为他们是在行使学生的表达自由权。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可解释为表达自由。公民表达意见的方式有多种,可通过语言,也可通过手势,如陈同学那样拍着桌子站起来,也可通过附议的方式,如其他同学举手同意等,都属于正常的表达方式。
因此,我要提醒福州教育学院附中及其他学校领导,随着社会日益多元化,学生的权利意识在不断高涨,类似的行为会变得日益频繁,对此,学校和教师要有思想准备,要正确认识学生的维权行动,尽可能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化解师生间的矛盾。切不可采取高压手段,动辄以“闹事”或者“破坏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为名,轻则处分学生,重则开除出校。 2013年09月18日  中国青年报 王学进


学生“弹劾”老师源于诉求表达困境
2013年09月18日 新京报 陈广江 
据报道,日前在福州教育学院附中,上演了一场学生“弹劾”老师的戏码:因对老师上课方式不满,有学生拍案而起,要求全班表决,更换英语老师,获得不少同学举手赞同。事后学校德育处表示将对带头“闹事”学生予以处分。
老师授课方式引发学生不满,遭到学生“弹劾”,被要求“下课”,确实罕见。在多元的价值碰撞中,它难免引起争议。
虽然说,在课堂上对老师当众“开炮”,有些犯颜冲撞的味道,在“尊师重道”的可它也是种诉求表达。据了解,被“弹劾”的老师脾气太凶,上课语速太快,所以才招致不满。而这不满,并非是个人感受。
这群学生的诉求,指向的只是“换老师”。这诉求既合乎情理,也容易满足。对校方而言,只要矫正失当的教学路径,聆听学生意愿,将教师评估与学生评价挂钩,或许就能化解积怨。
遗憾的是,沟通路径“失效”,裁决程序缺失,导致当事师生关系紧张。它反映的,是学生诉求表达的现实困境——教师评估体系中,学生评价的“缺席”;学生表达渠道的淤塞,反馈平台的稀缺,又致使其话语“音量”极低。在国外,为倒逼教师改善教学,很多学校建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与教学的评价。反观国内,这种制衡机制严重缺位。
为避免师生关系紧张的局面,学校当完善教师评价体系与学生意见反馈机制,促使良性互动,而非在“闹事”定性中回避问题,加剧对立。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