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唐慧侮辱性“胜利”说明了什么?  

2013-07-16 12:12:30|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慧获得的是侮辱性的“胜利”
15日9时许,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案二审作出判决:撤销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由永州市劳教委向唐慧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641.15元,但不必再进行书面赔礼道歉,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几乎所有媒体都以“唐慧胜了”作为标题报道了这一判决,唐慧本人也“基本平静”,从法律意义上讲,这件案子算是“完了”,但从舆论和民意的角度来看,也许是另一个开始——从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量,到“不必再进行书面赔礼道歉”的表述,都给舆论以太大的抨击空间。在新闻的跟帖后面,“一口小酒钱就彻底打发了你人生宝贵的近十年时光”;“近乎于侮辱价格的精神抚慰金”等说辞已不绝于耳。这原本可以在N个月前就以相对平和的方式结束的案子,势必会再一次掀起舆论的关注度。虽然,这种关注度是有些人不愿意看到的,但让人搞不明白的是,不愿意看油锅炸响的人,为什么总要把水往油锅里泼?
  有人说,唐慧案从始至终,都是媒体和网络在主导和推进。直至进行到现在的阶段,也很少看到司法界占据主导地将此案向积极的方向推进。总体感觉,是媒体推着司法,在扭捏地朝着它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前行。参与此案的各级司法机关,把一次本可以长痛不如短痛的事情,挤牙膏式地拉长成了一个绵长而尴尬的麻烦。而他们最大的苦恼,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件事,并凭着各自的善恶观,做出了并不利于维护法律尊严的判断。
  事实上,无论怎么判决,围观的人们在心中已有了自己的裁决,有些基本人伦底线是不容违逆的:第一,一个母亲在未成年女儿被逼迫卖淫这一惨痛事件发生后因激愤产生的痛苦被漠视了;第二,有关部门不仅漠视了受害人的情感,还对因漠视而激起的愤怒进行了误读;第三,在误读的前提下,对当事人采取过激式的“维稳”,甚至不惜动用包括“劳教”在内的措施对付当事人。而其最终结果,是当事人由受害人变成“受迫害人”,人为地树起一个弱者被欺负的典型形象,这个形象,对法治建设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而这种逻辑走向,也正好是许多个案变成影响力巨大的奇案的发酵过程。
  从法律程序上讲,唐慧案结束了;从理论上讲,唐慧算是“胜”了。这“胜”有多惨烈和凄凉,也许只有她知道。但这个案子注定是要写入历史的,如同此前许多案子一样,它们像细胞一样,记录着我们社会往前行进过程中的曲折度。唐慧并没有像有些人所想象的那样,得理不饶人,且开出一个让人惊叹的赔偿价格。作为一个在全社会引起如此震动的案子,她所受到的伤害,开出什么样的精神赔偿损失也是无可指责的。因为那里面包含的,是一种杜绝再犯的警示,这与我们每个人的尊严甚至存亡都有关系。我不会认为,向唐慧支付小额的1000元精神损失费,是保护国有资产的行为,相反,我认为那是对受害者尊严的一种漠视,其潜台词是:这事很容易摆平,很便宜。
  但是,这件事真正需要“摆平”的,并非是唐慧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个关注着此案,并期望从中看出法治建设信心的人们,他们早已凭着自己的是非观,在心中做出了判断,这判断与法院最终的判决无关;但法院的判断,如果与他们的判断有距离的话,这距离直接决定着法治建设甚至社会的走向,以及人们还信不信法律的问题。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曾颖

让社会回归正常,唐慧事件只是起点
7月15日,“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劳教委案终审胜诉。
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的判决中,唐慧的几个诉求都获得了支持。除了撤销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判决由永州市劳教委向唐慧支付侵犯人身自由的赔偿金、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2641.15元之外,关于唐慧要求永州劳教委向她书面道歉的诉讼请求,湖南省高院也并未否定,只是认定永州劳教委在二审庭审中已经当面向唐慧赔礼道歉,而是否必须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法律没有明文规定。
面对这样一个结果,唐慧的代理律师对媒体表示,“胜诉对唐慧来讲,真的十分重要。第一个她心情可以平静下来了,不再纠结于这个案子,我觉得她可以接受这种结果,是个比较欣慰的事情。她的整个家庭肯定也会松一口气。”而唐慧也发表了“要回到正常生活”的感言。
对于一个因未成年女儿被侵害而怒讨说法、后来又几度陷入与公权力冲突的母亲来说,“正常生活”曾经那么遥远。但阴云总要驱散,生活总要继续,在2006年最初案发至今的近七年时间里,唐慧及其家庭承受不可名状的痛苦的同时,也得到了公众巨大的支持,既能从这种支持中体会温暖和力量,而今又可以从一纸裁决中感受哪怕迟到的公平和正义,相信唐慧一家回归正常生活的步伐会越来越快。
相比于公民个体,社会向正常回归的努力则可能面临更多的考验。
在唐慧案尘埃落定的时候,一个最大的问号也许是:原本一起并不复杂的刑事案件,何以会经过长达七年的折腾,一审再审,中间又生出未成年人母亲被劳教的波澜?这在警示什么?
在唐慧诉永州劳教委案进入二审后,与先前唐慧得到一面倒的力挺不同,网上出现了质疑的声音。凡事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如果这些质疑者提供的论据不能被真正驳倒,那么公众对于整个唐慧事件也许会建立一种多维度的观察。比如未成年人悲剧中监护人的责任问题,比如唐慧在法院判决后提出的一些诉求是否于法有据,而表达这些诉求是否越过了法律等等。但在此之外,唐慧事件的核心要素仍然是清楚的:在解救女儿和立案过程中,当地公安机关涉嫌失职和渎职,而唐慧及其一家和公权力的不信任关系正是由此开始,当地官方动用劳教的武器显然又加剧了不信任。
众所周知,唐慧事件走到今天,舆论的推动力量举足轻重。此种语境下,当下质疑唐慧的声音尤显突兀和刺耳,甚至有人称之为“舆论抹黑”,然而我们为什么只能接受一个“伟大的母亲”而不能接受一个“有缺陷的母亲”?母亲之有缺陷又何损其伟大?单线条的思维运用于公民维权中,也许特具效用,因为经这种模式树立和塑造的,往往是完美无缺的标本。但事实证明,随着标本的世俗化,只会使不同群体的对垒和撕裂更加激烈,而且注定会损坏公民维权原有的力量。要规避这一点,欲使舆情回到理性的反应,来自官方的生硬指责只会适得其反。在唐慧事件中,如果当地官方一开始就对网络上流传的几名被告人拥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等消息及时回应,在警方有无失职渎职行为乃至是否因唐慧接受媒体采访而被劳教等重大问题上开诚布公,一起普通的刑事案又何至于在众声喧哗的氛围中久拖不决,使社会资源受到巨大的损耗?
再沉重再艰难的一页终究要翻过去了。公民个人回归正常易,社会回归正常则要困难得多,因为在给了公民一个公道之后,接下来还有劳教制度存废、公权力如何谦卑自抑、怎样使理性舆情为社会紧张降温等待解的难题。唐慧事件或许还只是一个起点而已。   2013年07月16日 南方都市报南都社论

愿“唐慧胜诉”推动劳教改革
“不对上访者处以劳教”已逐步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暂停劳教审批”讯息的不时传出,或许预示着改变的即将到来。
“不对上访者处以劳教”正在成为社会共识。“暂停劳教审批”讯息的不时传出,或许预示着改变的即将到来。唐慧案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它为劳教改革的推进又树立了一个路标。
舆论高度关注的“上访妈妈”唐慧诉湖南永州市劳教委赔偿案,已于昨日二审落判。湖南省高级法院判定:永州市劳教委赔偿唐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64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但唐慧要求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法院没有支持。
若聚焦于个案,看点在唐慧提请的诉求能否得到司法的救济。若从个案中跳离开来,此案还关联着正在艰难推进中的劳教制度改革。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赔偿案的争议焦点,就在永州市劳教委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湖南省高级法院认为,唐慧多次严重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考虑到唐慧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对唐慧依法进行训诫、教育更为适宜等情况,湖南省劳教委依法撤销了永州市劳教委对唐慧的劳动教养决定。其撤销的法定理由属于《行政复议法》中所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而在国家赔偿法修订之后,政府部门对其“明显不当”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已然明确。
尽管不少媒体均选择了将唐慧的胜诉看做是“相对的”、“基本面的”。但从中国现实的司法生态出发,这样的判决应当说也来之不易。更何况,它虽未支持唐慧所要求的“书面赔礼道歉”,却也认同了唐慧的诉求。判决书里的相关表述是:在二审庭审中,永州市劳教委法定代表人就作出劳教决定时没有考虑到‘唐慧的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等情况’、‘人文关怀不够’、‘处理方式不当’,(已经)向唐慧赔礼道歉,故对唐慧此项诉讼请求可视为已经履行。
和同类型的案件一样,劳教本身的合法性也成为庭审辩论的焦点。事实上,这也成了中国司法的一处尴尬。劳教并非刑罚,1996年颁行的《行政处罚法》又未将劳教归入“行政处罚”,这意味着劳动教养在整个国家法律体系中,已经沦为无“人”(法)肯认领的境地。
上访者实际上也一样,很多是因“无人认领”他们的诉求,才投书媒体或网络,甚至不惜通过制造一些公共事件来获取对其个案的关注。这种情况多属不得已而为之的“维权秀”。解决之道,还在于疏通法定救济渠道去收纳上访人提出的诉求,而不是凭借劳教这种“几不靠”的处罚方式。
在劳教改革呼之欲出的大背景下,“不对上访者处以劳教”已逐步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暂停劳教审批”讯息的不时传出,或许预示着改变的即将到来。唐慧案的标志性意义就在于,它为劳教改革的推进又树立了一个路标。期待这种事实上“暂停”能早日成为法律层面的“废除”。  2013年07月16日  新京报

唐慧胜诉,劳教何去何从
唐慧诉湖南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一案,昨天上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唐慧胜诉,判决永州市劳教委赔偿唐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64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唐慧要求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法院没有支持。
法院没有支持书面道歉给公权力保留了最后一点面子,判决仅仅是法律的态度,意味着你不得不接受。而在这起事件中,人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公权力的态度。道歉虽然只是个形式,但很多时候它代表着一种姿态,道歉就得认错赔不是,就必须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该怎么弥补,这种作用是一纸判决无法取代的,对政府部门来说,赔钱远远比道歉更容易接受。法院的判决在道歉这件事情上斤斤计较,暗藏了对劳教是否伤害了唐慧的公民权利的某种保留。这也让胜诉本身看起来不那么完美。
但是,不管怎么说,唐慧的这场胜诉,同时也将劳教制度的半截身子埋在了土里。虽然,法院宣判的仅仅是个案的不合法,却将整个制度恶的那一面充分地展示在公众面前。关于劳教制度何去何从,改革的阻力依然是来自于地方政府对于法外权力的迷恋。永州市公安局局长蒋建湘在二审开庭时曾说,唐慧屡教不改,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如果再不作处理就是失职。这句话里透着寒意,我更感兴趣的是,假如再一次碰到类似的情况,局长还会不会动用劳教手段,坚守他的“职责”?哪怕他不坚守,是不是也会有各种压力逼得他不得不坚守?用劳教的方式来维稳其实是有根深蒂固的利益纠结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唐慧这一路也不会走得如此艰难。从这个方面说,唐慧案跟孙志刚案是没有可比性的,与劳教相比,收容的那块石头无疑要松动得多。
在这样的博弈过程中,需要的是长跑健将,唐慧之所以能够坚持,是因为她具备了很多人不具备的勇气,我们希望以她的经历来推动社会的进步。这场胜诉也让之前传出的对唐慧本人的质疑显得如此不和谐。唐慧是不是“伟大的母亲”,其实只要看看她一路走来所经历的事,我相信再冷血的人也无法不动容。唐慧对公平正义近乎偏执的追求,正是我们很多人身上缺乏的,唐慧扛下了苦难,但受益的是整个社会。
唐慧的价值就在于向社会、向决策层充分传递了民间的这种呼声。那种认为唐是戏子,用表演骗取社会关注的看法,其实是误读了民间要求劳教制度作出改革的迫切愿望。是社会需要唐慧,是唐慧给了我们勇气和力量,而唐慧想得到的仅仅是一个公正的判决。
那种认为唐是戏子,用表演骗取社会关注的看法,其实是误读了民间要求劳教制度作出改革的迫切愿望。  2013年07月16日 钱江晚报 高路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