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夫@立此存照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日志

 
 
关于我

我就是那个名叫章夫的中国男人。有人问我的名字出自何处,我说意即“写点烂文章的男人”。不少人(特别是女人)会不怀好意地变着声调叫我“丈夫”,弄得我经常不好意思。这里特别声明,那是误伤,我可没那些义务和责任。进出成都的机场叫双流机场,“双”者“二”也。不少朋友都说我们是从“二流”之地走出来的。但要特别说明的是,我章夫可是一流的哟。 我的QQ:1173026700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ngfu2006

网易考拉推荐

允许生二胎,还需让普通家庭生得起  

2013-11-21 13:01:04|  分类: 东抄西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应尽早告别“一胎化”
生育决定人口的未来,人口决定国家的未来。生育政策和人口发展关乎国计民生和长治久安,是重大的发展问题。眼下,借“单独二胎”生育新政出台的契机,中国需要重建人口价值体系和人口治理体系,这就是要敬畏规律,爱护生命,尊重私权,约束公权,守住底线。
  “单独放二胎”生育新政拉开了中国生育政策的改革序幕,站到了改革的起点上,具有破冰意义,是走向自主、适度、优化生育的重要一步。但其本身是“小步改革”,受益面有限,生育政策改革的任务没有完成,并不足以解决持续的超低生育率所带来的新人口危机,包括人口亏损、人口萎缩、人口失衡和人口老弱。目前的改革还处在初始阶段和模糊地带,今后生育政策改革的方向、定位、路线图和时间表都有待进一步明确。紧迫的人口形势呼吁:生育政策必须与时俱进,进一步深化改革值得期待。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重申要“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其关键在于能否坚守计划生育的“伦理底线”和“战略底线”。过犹不及,古有明训。左右皆出偏,适中乃正道。
  “伦理底线”是说社会推动的计划生育必须确立自己的道义基础和伦理取向,尊重生育主体自主的决策主权,不随意剥夺和故意伤害公民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以及胎儿平等的出生权。强迫堕胎、大月份引产等一切强制性、高风险、有代价的行为都突破了“计划生育伦理底线”,应该毫不犹豫地反对、预防和杜绝。以人为本、家庭友好的计生伦理都指向文明进步、正义美好、和谐幸福。
  “战略底线”是说要维持人口的生态安全、实现人口的均衡发展,就要遵循人口发展的客观规律。人口具有渐变性、过程性、周期性、强惯性、滞后性、相对性、适应性等诸多特性。少儿人口是需要国家和家庭共同投资和培育的希望人口、潜力人口和后备人口,过度的少子化将弱化人口持续发展的潜力。即便在一个人口较多的国度,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也是每一个公民的“底线生育权”,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在国际上被称为“合适之家”。在中国,“全面鼓励二胎”是规避人口发展代价和风险的重大战略选择。优化人口发展,消解行政干预,强化公共服务,国家所倡导的利国利家的“适度生育水平”不应该少于两个孩子,否则长此以往必然深陷“超低生育率陷阱”而难以自拔。
  独生子女家庭本质上是高风险家庭,独生子女人口占主体的社会则是人口学意义上的高风险社会。要预防更大的人口风险,关键在能否及早实现生育权限政策的放开和生育导向政策的正确定位,即“告别一胎化”。为了人口的可持续发展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中国要明确生育政策改革的大方向:坚定不移地朝自主生育、适度生育和优化生育的方向前进。为应对超低生育率和人口少子化带来的持续挑战,需通过鼓励二胎生育提振生育率,补偿人口亏损,恢复人口的自然生态平衡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确保人口生机,积蓄人口实力。2013-11-21  环球时报  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

允许生二胎,还需让普通家庭生得起
2013-11-19 环球时报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要求放开单独家庭生二胎,这使大量中国的年轻夫妇面临生不生二胎的选择。他们大多是城市家庭,有些三十多岁的夫妇已经有一个孩子,突然获得了合法生二胎的可能性。
  然而留给那些三十多岁夫妇做决定的时间已经不多,此外他们周围是只生一胎的社会大环境,要生二胎,他们将成为中国城市里第一批普通双子家庭的主力。毫无疑问,他们将经历特殊的育子压力。
  中国城市当下的实际育子成本大体触及了普通独子家庭承受力的底线。中国家庭都望子成龙,孩子的教育投入在家庭经济中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结果是各种昂贵的育子项目纷纷出台,孩子上学有偿择校成为普遍现象。这耗尽了很多年轻家庭的财力。
  以目前的独生子女养育成本,将它们乘以2,是很多城市普通家庭承受不了的。这肯定会抑制部分单独家庭生二胎的愿望。如果今后大量城市家庭生二胎,中国的教育产业就需做出调整,提供更多质优价廉的选择,独生子女社会特有的很多风尚和消费习惯都要随之改变。
  从这个意义上说,“单独二胎”政策只是中国城市重新过渡为双子及多子家庭社会的开始。这个过渡很可能是漫长的。
  “单独二胎”政策是允许和开放单独家庭生二胎,这与全面鼓励生二胎还不是一回事。如果采取鼓励的态度,国家就应投入财力或做更有力度的政策调整,帮助生二胎的家庭。而现在的情况很可能是,生二胎的成本需要自己承担,这些家庭将成为推动中国生育政策再过渡、再改造的市场力量,他们大概会付出比以后养育二胎更高一些的成本。
  《决定》在要求放开“单独二胎”的同时,也表示要“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客观来看,计划生育国策的确没有被放弃,中国重新成为“随便生”的国家或许还要等很多年,成为全面鼓励生育的国家将是更远的事。
  中国面临人口总量过多,然而少子老龄化又已经袭来的独特尴尬,这一困境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中国调整生育政策不得不统筹兼顾这两个难题,同时把握好方向和节奏。我们认为《决定》做出的调整是正确和稳健的,它是中国走向更为完善生育政策的过渡性选择。
  然而由于国家只是“放开”,而非“鼓励”,现实育子环境会让很多年轻家庭纠结,也会让生了二胎的普通家庭面临生活艰难。国家有必要对教育市场进行一定干预,减轻城市双子家庭的养育负担,从而让普通的单独家庭能够实际享有生育二胎的权利,而不是使这项政策成为富裕家庭的“特权”。
  有学者计算,放开“单独二胎”后,中国预计每年多出生100万的孩子,对中国人口结构不会产生很大影响。但其实这种影响具有突破性意义,因为它是中国人口政策的转折点,而且将触动中国社会结构的大量连带变化。如果多出生的孩子过少,将既是生育政策调整的失败,也是社会公平建设的新缺憾。
  国家越庞大复杂,致力于社会公平的改革就越是它的生命线。然而现实是,公平常常被权力和财富买走。我们希望“单独二胎”不会在城市贫富家庭之间划出新的界限,我们知道做到这点决不像喊个口号那么简单,但政府推出一项社会政策,就需有一些相关调整的跟进,再难也需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